fly

锤基洁癖

奴隶x买主,未完


洛基从奴隶市场带回来一个阿萨人,侍从们把笼子搬进来,摆在浴室里。

明亮的灯光下,洛基终于看清阿萨人有着一头脏污也掩盖不住的金发。他紧闭着眼睛躺在笼子中间,手耷拉在一边,洛基小心的摸了摸。

结实虬扎的肌肉,捏一捏还有些硬。尽管在奴隶市场待了一个多月,清醒时依旧看起来很可怕,眼神阴沉凶恶像饿了太久的野兽。大部分路过的人都会有意无意的绕开,洛基会买下他除了确实没得选之外,更多的是因为好奇。

虽然是约顿国王的儿子,但他太过瘦小几乎毫无战斗力,大部分时候都处于被忽视的状态,该有的不会少,但多余的是一点没有。他没有参与过议政,更别提外交,所以他不知道宇宙中其他种族是怎样的,包括与约顿交战多年的阿斯嘉德。他的父兄们忙于国事,甚至没空给他安排一个与他体型相适的人来渡过即将到来的情热期。

所以洛基只能自己找,最后低价买下了这个卖不出去的烫手货。奴隶主反复强调打折出售的不退不换,出了事也概不负责,好像认定他只要稍微松动一下笼锁,奴隶就会扑过来掐死他。

实际上洛基也是这么觉得的,所以他走远了一些让男仆用水管冲洗奴隶。金发和铠甲逐渐干净发亮,洛基也勉强看清了奴隶布满胡茬的脸,他还想看看他的眼睛,但温热的水流并没有让奴隶睁眼。

也许是太久没进食导致的,加上奴隶市场糟糕的环境,这么久还没病死才是奇迹。洛基让人在笼子上摆上食物和水,回到卧室里等待奴隶苏醒。

 

索尔已经醒了一会儿了,甚至在被水冲洗之前。习惯了昏暗的眼睛隔着眼皮也被亮光刺痛,他努力放松面部才没皱起眉头。

他听见轻盈的脚步声,相比霜巨人走动的动静简直跟猫一样悄无声息。那个人——不知死活的决定买下他的人靠近了,索尔闭着眼但已做好了戒备,随时都能像绷到极限的弓一样出击。

脚步声停在几米之外徘徊,绕着笼子转圈,一点点小心翼翼的靠近。索尔清楚的听到霜巨人细微的呼吸声,因为犹豫而有些不稳定,最后似乎是下了很大的决心,终于站到边上,索尔屏住呼吸,等待笼锁被打开的声音。

“……阿萨人。”

被碰到时索尔生生抑制住自己一把反抓住对方的本能,霜巨人的体温很低,冰凉的手指划过皮肤,掌心按在手臂上,稍微握了握就迅速离开到安全距离。索尔已经不耐烦了,悄悄睁开一点眼睛看到了霜巨人的背影,意外的瘦小,似乎是阿斯加德人的体型,跟索尔记忆中的敌人完全不一样。霜巨人要回头时他连忙闭眼,过了会儿就被水流冲遍全身,似乎是对他的头发特别在意,索尔觉得头皮都被冲痛了,他憋气也要憋不住了才移开。

冲洗一净的感觉很好,索尔放松的躺着,听到那个霜巨人在低语些什么,他怀疑是咒语,但他身上没有任何感受。过了会儿他听到属于常见霜巨人沉重的脚步声,在笼子边放下一个什么。等到周围完全没了动静,索尔才警惕的睁开眼。

他现在处于一个明亮的浴室中,笼子边的盘子里摆着食物。索尔犹豫了一下,还是拿起来吃了。

 

如果洛基刻意的想隐藏自己,一般没有人会发现他。他可以躲在阴影中,脚步悄无声息。

奴隶起身的瞬间他就听到动静,放下书走到门口。奴隶开始吃东西后他慢慢走到他身后,仔细观察。

那些肌肉看起来真的很有威慑力,也许得把奴隶绑起来;盔甲已经破碎的差不多了,应该换身干净的;他看起来确实很饿,吃的很快,那种干粮一般都得泡水吃;奴隶的头发金灿灿的,滴着水反射着光……

他的眼睛是很透彻的蓝色。

然后洛基反应过来自己已经被察觉了,奴隶回过身阴沉的盯着他,放下食物握住铁杆,像下一秒就要撕毁笼子。尽管知道这不可能,洛基还是紧张的后退几步,眨着眼思考要不要叫人进来。

“你,你冷静一点。”洛基没什么气势的开口。“我不会杀你。”

索尔稍微动了一下,洛基又下意识退了半步。这举动让索尔在心底嘲笑。

“……你听话的话,不会过得差。”洛基继续说,眼睛眨也不眨的看着让索尔感觉被冒犯,就好像自己是个被买回来的观赏品。他低沉的咆哮一声,脑海里浮现出摧毁眼前人的画面。

他能轻而易举的捉住这个瘦弱的霜巨人,掐住他的喉咙,重重的反复砸到地上直到流血。他的拳头依旧坚硬,足以击毁霜巨人的内脏,强迫他在剧痛下屈服,交待出离开这里的安全路线。

只要他靠近一点,能伸手抓到。

但对方就站在原地,一步也不靠近。洛基看见索尔眼中浮现出的残忍的神情,差不多猜到了他在想什么,但这非但没让他害怕,反而更加兴奋,浑身轻微的战栗,瞳孔也不自觉的放大了。

他往前踏了一步。

 

骤然响起的水流声让两人都是一惊,同时转头看去。浴缸里的水溢了出来打湿地面,洛基皱了下眉向后退去。

在成功的前一刻被打断,索尔恼火的狠狠锤了下笼子,发出尖锐的嗡鸣声,吵的他更加烦躁,没注意到对方在干什么。等他抬头时一下子愣住了,霜巨人把自己脱的只剩一件宽松的睡袍,底下什么都没有穿。他向自己走过来,索尔整个人都绷紧了。

他要是敢——

霜巨人在笼子旁短暂的停顿了一下,看了眼餐盘,里面还剩一些。洛基把盘子踢近一点:“把这些吃完。

索尔错过了抓住他脚腕的机会,不然他就可以把他拖到笼壁上掐住了。他一直看着霜巨人,看他脱掉睡袍泡进水里,舒服的长叹一声。似乎是感觉到强烈的目光,霜巨人转过头和他对视了一会儿,伸手拉上了浴帘。

索尔悻悻的收回目光。他觉得有点累了,但洗浴声实在很吵,于是他继续吃那些干硬的食物。


tbc吧

评论(5)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