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ly

锤基洁癖

2.13

我又来OOC了——~~~

在第若干次邪神从雷神身边逃开后,复仇者们已经懒得去提高戒备等级了。他们现在倒是困扰于索尔紧紧抱着的一团衣服,衣服里探出一只鼻尖还沾着泥水的黑猫头,目光炯炯的打量周围。索尔把它放到桌上,它看起来被泥水浸透了,打湿的尾巴又细又长,整个身子冷的发抖。
托尼用笔尖挠了挠下巴:“这是什么情况?”
索尔接过递来的毛巾,仔细的擦干了黑猫,严实的把它裹了起来。黑猫不情愿被限制行动,撑着爪子挣扎着要跑。没跑出几步,它被娜塔莎捏着后颈提到眼前,只能缩着四肢一动不动。
“索尔,我们没人会养猫。”布鲁斯想举手的时候被她用眼神示意回去了。“你最好把它送到救助机构去。”
索尔把猫从她手上抱回来,丝毫不介意被弄脏衣服。他脸上不可思议的怜惜让周围的人心中腾起一股不好的预感。
“等等,这不会是——”
索尔捏着猫爪大概是想让它做个挥手打招呼的动作,被狠狠的一踹。他甩着被咬出牙印的手,另一只手坚定的抱着猫不肯放开。
“我现在能给他洗澡吗?洛基有点洁癖,他可能会把身上的泥巴都舔进去。”

所有人都迅速的接受了邪神变成猫的事实,这比看见一位美女坐在索尔腿上,而下一秒她变成洛基还邪恶的冲他们笑要好接受多了。
唯一不太好理解的是为何邪神形体变成猫之后智商似乎也变成了猫。索尔也说不清,他对魔法一无所知。不过克林特很满意,他曾被洛基控制心智,一直对此耿耿于怀,现在他能拿着激光笔,逗得洛基在房间里乱窜,一点没有神的尊严。
他的乐趣被打断了。索尔走过的时候顺手捞起了猫,手掌托着他的腹部。洛基抗议的叫了两声就被递到眼前的零食吸引了注意力。他探着脖子去咬,索尔坐到沙发上抬高了手,他也一路爬上去,最后几乎站在索尔肩膀上。
克林特关掉失效的激光笔,有些疑惑。“你为什么一点都不急,索尔,你弟弟都变成猫了。”
“无害的魔法失误是很常见的。”索尔用力的撸过黑猫的后背,几乎把他压趴在沙发上,但黑猫一副很惬意的样子。“不是什么大问题,时间一到就会自动恢复。”
“……那他会有猫的记忆吗?”
“我不知道。也许不会?”索尔耸了耸肩,洛基已经躺下了,露出肚子,但在被碰到的时候突然扑上去咬他的手指。索尔猛的抽回手,洛基又凑过来,大大咧咧的卧到他腿上。
克林特紧盯着猫。“我希望他没有。”他看了看周围,拿起桌上刚买来的猫罐头打开,冲着黑猫晃了晃。肉味引诱了他的注意力,他仰起头嗅着气味的来源,走出去几步却又退了回来。
“我猜他不饿,我刚刚喂了他。”
“真遗憾。”克林特悻悻的收回手,看见洛基以他还是人时绝对不会有的亲热态度黏在索尔身上,脑袋蹭着索尔挠他耳后的手几乎要翻下沙发去。索尔把他往里推了推,去捉他轻轻拍动的尾巴。洛基眯着眼睛看了下,缩成一个球。
“索尔,你比你变成猫的弟弟还幼稚。”
索尔嘿嘿笑了几声,突然低下头把脸埋进毛茸茸的黑毛里。洛基像个皮球一样炸的弹起来,落到沙发扶手上嘶嘶的怒吼,爪子陷进沙发皮层。他转身跳下沙发跑进索尔的单人房间,索尔满脸笑容跟了进去,顺手关上了门。
克林特缓缓眨了眨眼睛。哦,猫。

几天之后,众人对索尔把猫放在桌上吃饭的场景已经见怪不怪了。他们两个原本因为洛基的坚持住在托尼大厦附近的住宅小区里,现在洛基已经无法发表言论,而索尔不会做饭,便暂时搬回大厦的房间里。
洛基变成猫之后,性格倒是很好,被逗弄了也不会记仇,去抓几把沙发回来又可以一起玩。托尼有心把沙发换成铁质的,但发现利爪抓过金属的尖利声音是更大的折磨,索性在沙发角上帮上麻绳,成了简易的磨爪器。只是洛基似乎变笨了,有时候爪子被勾在缝隙里,直到有人路过才会被解救。
如果人类邪神去掉索尔的最高分只能得分负一百,那现在这只猫邪神能得分六十,还不怎么掉毛。相比之下比较可怕的是索尔,似乎是为了重温几百年前与兄弟亲密无间的日子,几天后他们前往调查一出事故时,洛基从他宽大的披风下钻了出来。
托尼不可思议的瞪着坐在他肩上的猫:“你就不怕这里有他以前的同伙?”
索尔摇头,喂了洛基一口零食,他现在特别像网络上过于疯狂的猫爱好者。“有也没关系,他们带不走他。”
“也对,他们没必要带走一个只会在沙发上舔自己的毛茸茸的邪神。”托尼自言自语,转过头时突然面对上一只潜伏已久的怪物。他的掌心炮和克林特的爆炸弓箭同时集中了,炸开一片泥泞的血肉。索尔在他后面,把洛基抱在怀里,用披风替他遮挡。
托尼和克林特对上眼神摇了摇头,一致同意雷神已无可救药。斯蒂文和娜塔莎在地面上艰难的扫除怪物,一同加入了战局。索尔变的特别有表现欲,一直冲向敌人最密集的地方,洛基躲在他披风里,兴致勃勃的探头探脑。
“这真是令人怀念,洛基。”他一边挥手降下惊雷一边感慨。“我们很久没有如此一同作战了。”
只是洛基此时的作战就是伸出爪子,勾到索尔的头发。
他们战斗到天色暗淡,地面已经被雷电和爆炸毁的不成样子。索尔降落到地面,趴在他背后的猫已经睡着了,蜷成一个温暖的团。残存的怪物在他们身后退缩,恼怒而不甘心的咒骂着,眼睛还盯着他们这边。
黑猫被拍醒,他睁开惺忪的睡眼,发觉自己被抱到索尔胸前,面对着废墟和黄昏。“你看,弟弟,我们胜利了。”索尔托着他,让他看到怪物最后消失的阴影。

下一次战斗是在海边,考虑到洛基怕水,索尔把他放在保护重重的海边高处礁石上。只是洛基对他兄长战斗英姿的喜好远没有索尔认为的那么深,不过十几分钟他就无所事事的缩成一团,还因为嫌吵而不停的抖耳朵。除了习以为常的复仇者们和智商过于低下的低级怪物,所有路过的反派和神盾人员都盯着洛基看了一两秒,托尼坚信没有任何人能猜出为什么这里会有一只猫,解释了也没人会信的。
战斗胜利后一个小小的庆功会,除了布鲁斯所有人尽兴的喝酒,连斯蒂文也是。“已经二十一世纪了,队长,顺应一下潮流。”娜塔莎拍着他豪迈的灌,克林特已经睡在桌子下了。然而斯蒂文像喝水一样表情无奈,毫无拼酒的乐趣,她决定去找索尔。
毫不意外的,索尔腿上蜷着一团黑色,眯着眼睛打量着一群醉汉。索尔自然是酒量惊人,两个人也不怎么说话,一杯一杯的喝,喝了一会儿娜塔莎觉得该去卫生间吐一下。索尔歪在沙发上,胡乱的揉着黑猫。
“洛基,”他半醉半醒的嘟囔,呵呵的笑起来。“哦,弟弟,你有这么乖吗?”
他眯了一会儿,又清醒过来。斯蒂文已经走了,托尼因为醉意有些过度兴奋的拉着布鲁斯聊天,布鲁斯投过来一个无奈的求助眼神。索尔表示自己无能为力,捞起猫往自己的房间走去。
他躺到床上,黑猫自动跳到枕头上卧下,眼睛在黑暗中更显得莹绿发亮。索尔转过头,挠着他的耳朵想,下次战斗有必要带他去吗?战场实在还是很危险,何况……
他想着想着,在猫低沉的咕噜声中睡着了。

第二天他醒来,觉得身体僵硬,不是很舒服。他动了动双手,突然发现被绑住了。睡在他枕头上的猫也不见了,转头一看,多日不见的弟弟翘着腿坐在桌子上,黑猫被他摸的很舒服。
索尔惊喜的叫他:“洛基!”
一人一猫同时看过来,洛基皱了皱眉头按下了猫脑袋。“看什么看,我才是!”
洛基面色不善,索尔担心自己的处境又忍不住想笑。他不知道那些反派们把洛基变成猫这件事传成什么样了,说不定他们八卦起来比他们毁灭世界的能力还厉害。
看着索尔终于抑制不住的笑容,洛基阴森森的脸色一下子转怒,狠狠的一脚踹到床柱上:“谁他妈告诉你我变成猫来找你了!”
“我以为的,弟弟,”索尔一边回答一边小心的挣脱绳子,“它真的很像你。”
“我怎么会和一种比蝼蚁还无能的畜生像?”洛基伸手抓起猫,举到索尔面前:“哪里像了?你瞎了吗?”
“黑色的,绿眼睛。”在洛基发怒之前索尔连忙补充:“性格特别好,黏我,像小时候的你,干嘛都跟着我。”
洛基手一滑就把猫扔他脸上。
此时索尔已经挣脱了一只手,另一只手一用力把床柱拉断了。他顾不上身后摇摇欲坠的床,放下猫一把抓住的作势要走的洛基。
“都两个星期了。”索尔让他面对自己,摸了摸他还在生气的脸。
“我跟它不像。”洛基咬牙切齿。“它不是我,也不是我的分身,不是我因为舍不得你专门留下的,也不会半夜变成女人!”
“是是,你说的都对。”索尔哭笑不得,对于那些反派的想象力也是无话可说。想必洛基在来之前也是轰了几个多嘴的小兵。
洛基顿了顿,“我们也没有什么奇怪的关系。”
索尔从善如流的回答:“是的,所做的都是你为了打败我的手段。”
“对,我还要打败你,”洛基像是自言自语的说着,“这很重要。”
“那你现在要不要回去?”索尔摸着他的后颈,感叹猫虽然毛茸茸的但还是真人手感更好。“你走之后我就一直没住在那……哦。”
洛基看着索尔突然呆滞的脸色,疑心骤起:“你干什么了?”
“我……没有清理冰箱。”
两个星期。洛基已经能想象家里弥漫着一股什么味道了。他恨不得现在就再次离家出走,但最后还是只能拽着索尔冲下楼去。

索尔又从大厦里搬了出去,带走了多出来的一系列猫的用具。
又一次,洛基和索尔争吵后恼火的消失,突然又回来带走了黑猫。索尔下楼转了一圈,带上来一只温顺的灰斑猫。
“洛基,我错了,”在战斗时他突然对肩头的猫说,丝毫不顾及周边飞串的火焰,“我不该要求你半夜变成女人的。”
这一次洛基出现的比上次还要快。
于是他们家有了两只猫。但与此同时,索尔发觉自己出门再也见不到猫了,就算是墙角的野猫,看见他也是飞速逃开。索尔想到这是洛基为了下一次离家出走做准备,就不免叹气。
于是第三次,他从玩具店定做了个印着洛基全身的抱枕。对面的眼神都微妙起来,而他的队友们努力的不看他。
“洛基……”
他弟弟简直就像被召唤一样,瞬间满面怒容的出现在他面前。
索尔笑着摊开手,洛基捏着拳头被他抱进怀里。
“我就说邪神他和雷神——噗。”
对面敌方阵营,一个小兵被他的长官惊慌失措的按进地里。

END

评论(20)

热度(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