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ly

锤基洁癖

1.1

(各位新年好啊!来发篇雷雷的,短短的,OOC的,没有肉的ABO…… )

索尔在山洞里捉住了他从战场上逃跑的弟弟。发情的味道太过浓郁,他甚至没必要刻意去寻找。

洛基隔着一个地下湖与他对峙,他看上去很紧张但并不慌乱,冰寒的水汽似乎降低了发情的热度,霜巨人的眼睛在黑暗中发亮,像狼一样。

索尔站到湖边,沉声说:“过来。”

洛基没有回答,只是往更黑暗的地方移动了几步,窸窸窣窣的碰掉了几块小石头。

索尔不耐烦的甩着锤子,他没有太多耐心去循循劝诱一个气味浓到近乎凝结的Omega。他们不是血亲,信息素对他的影响甚至因为一些怒气不减反增。如果他们不是当过一千多年的兄弟,他会在战场上就把这个公然发情的霜巨人控制住,根本不会给他逃跑的机会。

洛基想逃离。他不幸闯入了一条死路。现在好了,索尔堵在唯一的出入口,湖泊也许连接着地下河,但他正是因为没有魔法才发情暴露的。他思索着,打量着索尔,思考一条逃生之路。

忽然索尔向前一步踏入水中,湖水冰寒刺骨,让索尔不禁皱眉——不是为他自己。涉水过去的洛基想必已浑身湿透,穿着湿哒哒的衣服待在寒气逼人的洞穴里。思及此,他的情绪变得柔和了一点。

“洛基,过来,”索尔没握着锤子的那只手伸了出去向洛基示好。“这里太冷了,你会生病的。”

洛基紧盯着那只手,它让他想到被覆盖后颈时的温度,任由一个Alpha触碰自己脆弱的腺体,现在想来自己也是心大。

但也确实足够温暖。

索尔一只脚站在水中,狩猎般耐心的等待洛基的反应。洛基数次怀疑的看着他,索尔努力做出无辜宽容的表情。但最后洛基还是摇了摇头。

“你出去。”

“洛基……”

“出去。”洛基声音坚定,“我休息一会儿就行了。”

他 完全隐藏在黑暗中,让索尔看不见他。索尔自然不放心让他一个人待着,刚往前移动了一下,一把小刀同破空之声一同传来,击中他的胸甲落地。索尔敏锐的察觉 到,洛基的力气大大减弱了。战斗,发情和逃跑消耗了他太多精力,索尔毫不怀疑如果站在这里的不是自己,洛基会已经被操到哭都哭不出来。

他应该感到庆幸——但洛基只是一味地固执的拒绝他,不愿接受丁点善意。死寂的地下水恒贯在他们之间,寂静的能听到洞顶的水滴落。

“过来。”索尔威严的不容抗拒的低声命令。Alpha的气压弥漫开来,填充了狭小的洞穴,洛基被这气味整个包裹起来,他有些惊恐的瞪着眼睛,克制自己本能的反应。

索尔走了过去。

洛基在颤抖,因为寒冷,疲惫和威压。他从未发觉索尔竟如此令人恐惧,即使扔掉那个锤子,他也能轻易的压制、撕碎自己。他靠着滑腻的石壁一点点向后挪动。索尔走的不快但步伐很大,几秒之内就站到他面前。他只有咬着掐着自己才能控制住,而不会腿一软直接跪倒在索尔腿边。

索尔蹲下来,捧起他的脸,轻柔的抹去他脸上的污渍。弟弟的脸苍白寒冷,大大的绿眼睛里盛着泪水,几乎就要夺眶而出。洛基努力仰起头试图躲开,索尔的手覆上他的后颈,按住他。

“没事,别怕……没事了。”怜惜暂时占据了上风,索尔像往日一样以兄长的姿态安抚惊慌失措的幼弟。他把洛基揽到怀里,轻轻拍着他的背。“不会有人伤害你的。”

洛基低声无意识的呜咽,在无穷尽的黑暗和寒冷中,Alpha的怀抱像一座燃着壁炉的小屋,他几乎愿意死在里面——不,死亡的意识惊醒了他,他宁愿在暴风雪中跋涉也不愿——但他全身酸痛,因发热而感到周遭更冷,冷的几乎冻伤骨头,只有被索尔触碰,被他的呼吸包裹的地方才能感觉到温暖舒畅,像深陷床铺一样放松。

他没有力气推开他了。

索尔扯下沾着硝烟和血液的披风,现在也只有这个条件了。他把闭上眼快要睡去的洛基裹住。呼吸着浓郁Alpha味道的Omega看起来非常安稳,苍白的脸陷在乱发和猩红绒布中,终于恢复了点血色。索尔抱起他,他现在散发出的气味很淡,所以索尔还能克制自己。他要把洛基带回去,不管他愿不愿意,醒来后也许会大吵大闹。

但那些问题他都会解决的。他作为一名兄长,一位国王,一个正处于巅峰期的Alpha,绝对无法忍受自己的弟弟,子民,自己的 Omega再次在宇宙洪荒间流浪,甚至于容忍其他人,其他Alpha触碰他。即使洛基身上还只有清淡的Omega的味道,但迟早要被他标记,染上他的味道的——当洛基在战场上惊慌失措额的逃离,而他击退了其他追上去的Alpha,独自把洛基堵在洞穴里时,他就如此确认了。

这是他目前唯一可以确定的事。

END

评论(18)

热度(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