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ly

锤基洁癖

12.8

(内容莫名其妙的一个短篇,开放性结局,现代叔侄AU,常见性OOC)



手机响起来的时候洛基还待在实验室里,半小时后他出来时才看到手机上十多个未接电话,是不认识的号码。他拨打回去,立刻就被接通了。

听筒里传来并不熟悉的声音:“洛基叔叔?”

 

洛基和他的侄子索尔并不熟,虽然只相差十岁,但几乎没见过面。早在十多年前洛基就和家里闹翻了自己跑出来生活,仅在新年的时候维持着礼貌的联系。索尔几岁的时候他们见过一两次,后来很多年他都待在国外,直到三年前才回来。在弗利嘉为他介绍之前他根本没意识到这个高大的金发男孩是那个曾经跌跌撞撞端着水杯给他结果泼到他衣服上的小崽子。

十多年后他和家人的矛盾缓和了一些,来往也多了起来。偶尔他去养兄奥丁家时还能碰到这个刚上大学的侄子,动作莽撞的像头熊,风风火火的冲进屋又冲出去,弗利嘉只来得及在后面叫他早点回家。

奥丁不说话,但任谁都看得出他对自己儿子很骄傲。在谈话的间隙洛基透过窗户瞟到在后院里运动的索尔,一圈一圈的跑让他联想到动物园里被关在笼子里的狮子。

 

但是垂头坐在台阶上的索尔不会像狮子。

洛基接了电话后停掉反应就赶回来了,他怎么也想不到侄子和父母吵架后离家出走会到自己这儿来。已经是深夜了,霜气冻人,他本来还想调侃几句,看到侄子抱着手臂缩成一团的样子,赶紧让他进屋披上毯子。

“我也懒得问你跟你父母吵什么。”洛基整理了一下沙发,抱下一床被子。“你就睡这里,明天你自己回去。”

“我不。”索尔倔强的说。

“……随你便吧,我没空。”洛基摆摆手,转身进了卧室。索尔盯着他的背影直到门关上。

他关掉客厅的灯,缩到了被子里。

 

第二天起床之后洛基惊讶的看着摆在餐桌上的早餐,索尔脱掉了外套,穿着短袖在厨房里忙碌。

洛基尝了一口,发现味道还不错,熟食比他平常随便买的面包好多了。索尔最后端着一碗沙拉出来,浇上一层千岛酱。

“你居然不赖床。”洛基擦干净嘴角,他已经迅速的吃完了。索尔默不作声的点点头,继续解决自己那份。洛基打量了他一会儿,问:“你打算在这里长驻了?”

“如果你同意的话。”索尔低着头,依旧没有看他。

“住多久,住到开学?”洛基看着他的早餐的分量,“那你得自己出去打工,不能白住。”

索尔嗯了一声,把自己的那份解决掉了。他收拾着盘子,直到洛基出门,他始终一言不发。

这不该是他这个年龄的男孩该有的表现,洛基的好奇心膨胀起来。

 

洛基离开后,索尔一直站在门口确认他开的车消失在路尽头才回到屋里。他站在卧室门前,小心翼翼的推开。

房间里很干净,开着窗透气,风把窗帘扬起来一点。他悄无声息的走进去,兴奋的感觉自己要飘起来。

趁着屋主不在家偷偷潜进他的房间,不是变态就是小偷,索尔觉得自己现在两者都有。他坐到床上,抚摸着柔软的枕头的床单。洛基起床后没有叠被子,还留着使用时形状。索尔伸进手去,从头到尾滑过,想象着洛基睡在被子里,缩着手脚,或者舒展身体的模样。

他可能真是个变态,但他依旧放纵自己在房间里探查每一丝洛基生活的痕迹。他已经不记得第一次看见洛基的情景了,但他记得后来,有一天在院子里跑步时,抬头就看到洛基从窗户里漫不经心的看着他。洛基三十岁了,却从没带过女朋友回来,这让已经泡过校啦啦队长的索尔很是好奇,和父母提到时才知道洛基性取向为同性,这也是他当年和观念传统的父亲闹翻的原因。

这本来没让索尔记住,毕竟洛基也没带过男朋友回来。但当他看见洛基垂着眼睛看下来,瞟一眼又收回目光时,他发现自己的目光收不回来了。洛基很快和他的父母继续闲聊起来,有时候会露出优雅的笑容。

后来越来越多次,每次洛基来他家拜访,索尔都会躲起来,否则他会一直盯着洛基,盯着他薄薄的需要被湿润的嘴唇,尖削的下颚或者捉摸不透的绿眼睛,他怀疑父亲作为他的兄弟都没自己观察的仔细。最让他恐惧又兴奋的是洛基朝他微笑,或者临走前告别的拥抱,总是让他止不住的亢奋起来,却又生怕自己暴露心态。

这是罪恶的,肮脏的。他的父亲只是勉为其难的接受了洛基的性取向不可更改的事实,所以洛基从来不会和他们聊到自己的感情生活。更别提如果这种事发生在他儿子身上——还是和叔叔。

压在心底的躁动和痛苦让他日渐沉默起来,弗利嘉率先注意到,旁敲侧击的问儿子是不是有喜欢的人。索尔一惊,含糊其辞的敷衍过去,让弗利嘉以为他害羞。后来奥丁也在谈话的间隙追问他,难得亲切的说有喜欢的女孩可以带回来。索尔又惶恐又暴躁,他的秘密甚至没法向父母求助,日复一日的折磨着他。直到几天前,他的情绪终于在父母的再一次试探中爆发了,指责奥丁妄图干预自己的生活,和父亲大吵了一架。

冲出门他就冷静了。谁的父母不会关心孩子未来的另一半呢?但他忍耐了太久,需要发泄的途径。他在外面走了好久,发现自己竟不知不觉得走到洛基家门前。

他应该离开,回家去,向父母道歉甚至坦诚这一切,得到他们的帮助。但他看到漆黑的窗户时还是不走自主的走了过去,至少可以趁着洛基不在的时候亲近一下他的居所。

他绕着花园走了好久,直到深夜,门口的路上都没有车经过了,洛基还没有回来。索尔担心起来,他犹豫几次终于拨下熟烂于心的号码,洛基却一直没有接。

惊慌在他心里滋长。他知道洛基性格孤僻,似乎连朋友都没有几个。他一直坐在门口,直到电话响起。

他接起来,听到细微的呼吸声。

“……洛基……叔叔?”

 

“嗯,嗯,他在我这里,没事,不麻烦。”

洛基挂了电话,摇着头笑了笑。没想到索尔二十岁的人了还会像青春期一样闹脾气?

不过对他来说倒是个好事,他很满意今天的早餐,并且期待更多的,也许还会有晚餐?想到离大学开学就半个多月了,他还有点不舍。

一整天他依旧待在实验室里,直到反应按计划完成。他换下实验服回家,索尔不在,不过几分钟后他听到敲门声,索尔带着新鲜的菜回来了。

洛基兴致勃勃的翻看着:“今晚吃什么?”

“意大利面。”

几天之后洛基发现了,索尔会的其实就那几样,大学生会偷偷在宿舍里做的。但索尔一看就不是在乎吃什么的人,只要有足够的热量他就能吃的很高兴。

“今天还吃意大利面?”

索尔看着他皱起的眉毛,犹豫着说:“……那我去买点通心粉?”

洛基扶额:“算了,今天就先吃这个吧。”

 

中午的时候洛基听到门口窃窃的交谈声,这很难得,他的实验室在顶楼,一般没什么人。他换下防护服出去,发现几个女孩围在一起,离他近一点的地方,索尔站在那里低头玩手机。

听到关门声索尔抬头看他:“叔叔。”

洛基点点头,等那几个女孩在他的目光中自觉离开了他才看向索尔:“有事?”

索尔挠了挠头,双手插在口袋里,这几天冷了起来,他已经围上了围巾——是洛基的。

他取下背包拿出来一件外套递给他:“今天降温了。”

洛基惊讶的接过来,他没想过索尔会为这件事专门跑一趟,他自己都没想到。衣服上还带着男孩后背的体温,碰到时才发觉自己的手很冷。

他把衣服挂起来。“谢谢,”他发觉索尔看起来有些局促,追问道:“还有什么事吗?”

“嗯……”索尔磨蹭了一会儿才说,“我和同学约好了后天出去玩,但我从家里出来的时候,嗯,没带钱……”

所以这才是目的。洛基无奈的想,又觉得这么大一个人了拐弯抹角的来要钱挺有趣的。他把钱包里所有的钱都给了他:“你可以直接找我要的。女朋友?”

索尔数也不数的就塞进口袋了。他没有回答只是说了声谢谢,摆摆手说:“那我走了。”

洛基嗯了一声,本来中午时间他们可以先去吃个饭的。

 

索尔拿着钱,不自知的攥紧了。

他没有数但那摸起来就是厚厚的一叠。而且他哪和同学约着出去玩了?从住进洛基家那天起他就告诉所有朋友这个假期自己不会再出门了,别来打扰自己。

现在倒好,他少了一天的相处之间。不过没有理由,他也不敢专门来送一趟外套,毕竟他总是不和洛基说话,他们之间也不怎么熟,他害怕让洛基起疑。

现在是真的冷了,风透过衣物吹到身上。他在街上默默逛了一会儿,就已经是三点了。洛基下班时间不定,有时候按点,有时候十点之后才能回来。

洛基在实验室工作,这让他总是想象洛基穿着白大褂戴着橡胶手套,专注的盯着试管的样子。但想着想着脑海里就不由自主的浮现白大褂下一丝不挂的样子,还有那双修长的手握住自己,灵巧滑动的画面……躁动的时候他只能躲在厕所里解决,有时候外面就是洛基看电视,或者关了电视翻书的声音。

这真是太惨了。他看着镜子里的自己,似乎连眼睛下都出现了阴影。

 

相反的是洛基这段日子过得很好。起床就有早餐回家有晚餐,在他的要求下索尔开始学着做其他菜。索尔整天闲着就帮他整理房间洗衣服,连他不知多久之前弄丢的一个纪念品都给翻出来了。洛基看了眼,让他扔了。

得到了充分休息时间,洛基的好奇心闲的又开始膨胀了,时不时就要问问索尔关于他女朋友的事。他觉得他这个侄子真是他见过话最少的人,连吃饭时都一言不发。根据他父母的说法他明明很活跃,和朋友相处的也很好,他还以为他会三天两头的和朋友约出去玩,接过这么多天了就一次。

对于他所有关于情感的问题,索尔一律装作没听见,要么就是摇头,最后就躲着他了。洛基觉得很没意思,这可真是个闷骚。

对于他的抱怨,他的同事兼损友阿莫拉只是笑而不语。等到他终于说完了,她晃了晃酒杯。

“那又怎么样?还有几天就开学了,你管呢。”

这让洛基又郁闷起来。他还真舍不得这个免费的保姆……呃不,好用的侄子。想到不久之后他又得自己买面包,晚饭敷衍了事,就让他忧愁起来。

“你要想一直留着他,得想想用什么留啊。”

“再让他和他爸吵一架?”洛基想想就不寒而栗,别说奥丁了,让他们发现是他在从中挑拨就为了让他们儿子留下来当保姆,到时候微笑的弗利嘉他都招架不住。阿莫拉笑笑,扬了扬下巴。

“看你后面。”

洛基回过头去,索尔背着光走过来。他一手提着包,另一只手提着做好的晚饭,放到他们的桌子上。洛基打开饭盒,丰盛的前所未有,他心里浮现出一种预感。

“我回去了。”索尔看着他说,“要开学了。”

洛基哦了一声,不知道该怎么回复。他甚至有点茫然,索尔要走了,他以后又是一个人了。

“那你,那你注意安全。”他扶着椅子站起来,伸手和他告别。索尔握住他的手,突然用力的把他拉过去,他跌倒索尔怀里。索尔拥抱了他几秒,突然放开了。

“我走了。”他头也不回,匆匆的离开了。

“回神了回神了。”阿莫拉用勺子敲着杯子叫他,她已经把饭盒都打开了摆好,一样样的尝了一遍。“我理解你为什么不舍得他走了,挺好吃的。”

“刚来的时候只会做几样,都是后来学的。”

“他可以当个厨师。”阿莫拉说着把叉子递给他。“你吃吧,他做给你的。”

她打量着洛基的神情,嘲笑他:“至于吗,跟失恋一样。叫个钟点工一样可以。”

洛基垂着眼睛,手抖了一下。

 

当天晚上他失眠了。闭上眼,大脑还活跃的不行。

他分不清自己在不舍什么。虽然他早早的确定了性取向,但养兄激烈的反应让他觉得自己是错的——虽然他清楚不是。他想象不到自己带着同性恋人回家的画面,而奥丁和弗利嘉是她仅有的亲人了。

还有索尔。

所以他一直没有恋爱,觉得一个人也可以过下去。确实如此直到索尔和他一起住了半个月。而也是因为少有人际交往关系,让他分不清现在是什么感觉。

也许是亲情呢?他抱着最后一丝希望。索尔将来会是一个优秀的男人,是养兄家的独子。他总不能,不能因为一己私欲——

 

“洛基。”

他睡的迷迷糊糊的,突然被惊醒了。索尔居然站在他床前,低头看着他。

“诶你怎么……”他摸过外套穿上,看见索尔伸过手了,他以为他要抓住自己瑟缩了一下,索尔只是摊开手。

“我来还钥匙。”索尔紧盯着他。“你怎么了,生病了?”

洛基连连摇头。“没有,就是昨天回来得晚了。”

索尔责备的看着他。“你不能总是工作到那么晚。”

“偶尔,偶尔。”他站起来去洗漱,索尔还跟在他后面。“以前你就老是这么晚……”

“我以后改。”

“以后?”

“呃,明天就改。”

索尔不太信的看着他但也没说话。“那我走了。”

洛基送他到门口,门前摆着几个行李箱。索尔注意到他的眼神,说:“学校就在市中心,我顺路过来的。”

不是很远。洛基冒出来一个念头。

“你晚上可以来我家吃饭。”他说,“学校的食堂一般不好吃。”

“你总是回来那么晚,我要自己买菜自己做饭吗?”

“我会早点回来的。”洛基笑起来。“但你愿意做饭我也欢迎。”

索尔也笑了。“那你把钥匙还是给我吧。”

 

End


评论(20)

热度(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