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ly

锤基洁癖

11.4

“我真的没有准备糖啊,弟弟,”北欧神索尔高大的身躯别扭的缩在沙发角落里,为难的举起双手。“我真的不知道你会过异教的节日。”

而穿着巫师长袍的洛基一脚踩在地上另一只脚蹬在沙发上,弯着腰,气势汹汹的把索尔笼罩在自己身体的阴影里。他手上还拿着一只魔杖,骨质的,雕着骷髅头。

索尔咽了咽口水,不仅因为紧张。洛基抬腿高踩在沙发上的姿势让长袍的下摆滑落到大腿上,从他的角度能隐约看到更里面。

“真遗憾。”洛基威胁的眯起眼,冷笑一声。“我以为你有心和解。”毕竟恶作剧的节日是如此的适合恶作剧之神。

“是真的!”虽然相对于一般兄弟来说他们和解的程度有点过分了。

“那你的诚意呢?”洛基的腰弯的更低了,索尔不得不又往后倾了一点,两人的上半身几乎贴到一起。“Trick or treat?”

索尔紧张的眨了眨眼:“……trick?”

洛基邪恶的笑了:“确定?”

“不不,不确定!”索尔连忙否认。和解后的洛基一直很安稳,一些邪恶的小点子也只是小打小闹,曾饱受恶作剧之苦的索尔完全不想再体验过去的日子。他不停的扫视客厅,脑子疯狂的转着,试图找到一颗糖来解救自己。但完全没有,家里的甜食爱好者是洛基,而为了让他答应被trick,他弟弟一定早都把糖一扫而光。

索尔几乎要绝望了。他简直想大喊一声:“看!UFO!”来转移洛基的注意力然后迅速逃开。米尔妙尔放在卧室里,他暂时还不想把墙砸破。

“确定了吗?”洛基用骷髅头敲着手心,脑子里已经开始想着怎么捉弄哥哥了,他得意的样子就像只初次抓到猎物的新晋猎手,就算在过去,让索尔心甘情愿被恶作剧的次数也不多。而现在他胜券在握。

“呃……”索尔绝望的目光移动到书桌上。那是张很大的书桌,一边乱七八糟的堆着书,另一边空荡荡的,因为它还有其他用途。书堆里最厚最大的是一本医学书,当初买来是想了解人体结构的,但医学确实太难了,索尔草草的翻了一遍,洛基都懒得看。

突然索尔就想到了。他眼睛一亮,灿烂的笑了。

“洛基,你去卧室等我。”

洛基狐疑的看着他,现在已经十一点了,就算他去最近的商店买,也来不及在转钟之前回到家。

“你不是想要糖吗,”索尔劝他,拉着他的手,诚恳的说:“我答应给你,我也很想和你好好过节。”

洛基被这过于真诚的眼神盯得一阵恶寒,他甩开索尔的双手跳开,心里有些不满意。他根本没·想·要那所谓的糖,但如果索尔真的有准备和他过节,他也勉强同意放弃trick。

“糖呢?”他叉着腰问,“你藏到哪里了?裤子里?”

索尔站起来把他往卧室推。“我要准备一下,保证给你。”他在洛基张口质疑之前把他压在门板上亲到缺氧,然后把晕乎乎的弟弟扶到床上。

“别乱跑啊!”他在带上门出去之前还强调了一遍。

 

 核糖和脱氧核糖也是糖啊外球人! 

 

一个多月后的圣诞节,索尔特意提前准备了一棵高大的圣诞树,高到完全无法摆在两层楼高的小公寓里。他们不得不把它竖在院门旁,洛基用魔法装饰了它,不停地有路人停下来拍照。

洛基很得意,魔法在中庭受欢迎多了。他甚至哼着歌准备晚餐。索尔在旁边烤肉,相比阿斯加德粗糙的加工,中庭复杂精致的烹饪更美味。

最后,餐桌上是诸多甜点和肉食,完全没有蔬菜。作为异教神,他们更乐意按自己的喜好过节。电视里播报着新闻,到处都是节日热闹的气氛。

洛基把一盘芝士蛋糕推给索尔:“我加了很多糖。”

“会很甜吗?”索尔并不喜欢特别甜的食物。

洛基咬着叉子。“放心,不很甜。”

然后他们坐在沙发上靠在一起,一边看电视一边吃晚餐。对索尔来说一切都很好,直到他发现芝士不仅完全不甜,里面还有吃起来口感奇怪,完全嚼不烂的东西。

他吐出来,发现是纸。

洛基诚恳的说:“你知道,纤维素也是糖。我完全考虑了你不喜欢甜的口味。”

“……”索尔再次深刻的体验到了洛基记仇的性格。五十五天了!

被迫吃完含“糖”芝士后索尔紧紧抓住弟弟的手:“我错了,我道歉,能把‘糖’的定义还原会它最普遍的意思吗?”

复仇成功的洛基得意的笑了。

 

END


ps1.treat不是糖的意思,我也不知道“T O T”这句话在国外到底有没有“给糖or捣蛋”的意思…

ps2.不管你们觉不觉得,反正我觉得说送糖结果送核糖+脱氧核糖很好笑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评论(6)

热度(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