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ly

锤基洁癖

10.10

雷神与火神结怨宿久,两人就像是同一个模子的两面一样毫无共同处,每每见面都要唇枪舌战一番。虽然雷神并没有银舌头,但他威力巨大的神锤也让火神不敢过分挑衅,顶多占一些口头便宜。 
 
“哦,亲爱的侄子,”洛基笑的不怀好意,在众神面前公然将雷神的辈分压低一层。“别这样看着我,在中庭的神话中我可是你父亲的结拜兄弟——你最喜欢的中庭人,喜欢他们的故事吗?” 
 
索尔一言不发,抛接了两把神锤,最后一下让它砸到地上。大地几乎都在颤动,神锤向四面劈出闪电。众神因这激荡的威力而鼓掌,只有洛基不甘心的咬了咬牙。 
 
“不过是一把锤子罢了。”他酸溜溜的说。 
 
索尔笑了一声,向洛基走去。他的宿敌被吓了一跳连连后退,警惕的看着他手势看起来像随时准备用魔法逃跑。“你干什么?雷神就这么小气量——” 
 
“你怎么说我无所谓,你这么说它它会生气。”索尔把神锤在他面前晃了晃,而洛基狐疑的神情像是他刚刚讲了一个睡前童话。 
 
“你精通魔法,这种事不该你更清楚吗?” 
 
确实,魔法生物的复杂性与普通神族截然不同,而米尼妙尔强大到似乎确实有可能拥有自我意识。 
 
“我怎么从没听说过?” 
 
索尔呵呵一笑。“它只跟能够举起它的人沟通。” 
 
“那它一定宁愿闭嘴。”洛基冷笑。“所以呢,你要我跟它道歉?‘尊敬但不得不被蠢货摧残的可怜的米尼妙尔,不得不听从于一个……‘” 
 
“'蠢货?'”索尔大笑。“在神器面前侮辱它的主人可是不理智的。”在洛基警惕的后退时他一步一步跟了上去,摆了摆手。“我对于你那些无用的言辞并不在意,但你得安抚它。” 
 
雷神举起他的锤子像家长在介绍自己几岁的小孩,洛基觉得这蠢透了,尤其是当着众神的面,他希望索尔这个姿势再摆久一点。 
 
他沉默了几分钟。索尔手不酸吗? 
 
“你真的要我对它道歉?” 
 
“不。你轻视了它,需要重新承认它。”在洛基开口前他抢断说,“我们来打一场,让它完全展现自己的实力。” 
 
“你想揍我!?做梦——” 
 
“不会,当然不会。就当是,表演?只用展示几个招式……” 
 
“你这么说它都听见了。” 
 
索尔连忙像捂耳朵一样捂住米尼妙尔的两侧。 
 
 
 
“表演”定在九天之后,索尔说让洛基自己找位置。 
 
洛基先花了两天查找“米尼妙尔是否拥有自己的意识”,但这种独属一人的神器查不到任何有用的资料。他只好放弃,剩下的几天都专注于如何让索尔出丑。 
 
自己送上来的机会他才不会错过——晃动着烛圌光的书页后他阴测测的笑了。 
 
最后的地点定在一条正在夏季暴涨的河流旁。水,电——多么完美的组合啊,想象一下站在水里被自己电到晕厥的雷神……既然米尼妙尔不是他的,他干嘛关心它的心里状态。 
 
最好让它充分的意识到自己目前主人的愚蠢然后赶紧换个主人。随便是谁只要不是那个金发肌肉男。洛基磨着牙在索尔的名字上画了个叉。 
 
 
 
到了那一天,居然有好多神围观。 
 
都是闲的。洛基站在高处看着三三两两聚在一起的众神,他们一副兴高采烈看热闹的样子,反倒比当事人更激动。不过,让索尔当着这么多人出丑,洛基想象了一下,愉快的笑了起来。 
 
“你在笑什么?”索尔那么大的个子居然悄无声息的就走到他面前。洛基吓了一跳又立刻覆上礼貌的假笑。“没事,没事,我们开始吧。”他得很努力才不让自己看起来的太得意。 
 
两人站到各自的位置。索尔站在高处便于引雷,他举起手臂然后迅速挥下,雷电随之劈落在地面,激起一大堆尘土。电流持续了一会儿才断开,尘埃散尽后只能看到一个放射状的大坑,索尔不见了。 
 
洛基瞪着地面,这完全超出了他的预料,他一直以为索尔是那种冲着敌人一个劲儿冲上去的战斗方式,什么时候会隐藏自己了?这时围观的众神间忽然响起一阵欢呼,他顺着他们的目光抬头看去,雷神正旋转着锤子停留在空中。看到洛基看他时咧嘴一笑,几道落雷好险不险的打在洛基几米之外。 
 
洛基冷笑一声,化为游隼急冲而去。他的速度很快,索尔个子太大躲闪不及,被锋利的喙啄了好几下。洛基大概是看他头发有仇,翅膀和爪子轮流往他脑袋上折腾,一头金发变得乱糟糟的。索尔伸手去抓,洛基一下子飞远了,趁此机会索尔向河面飞去,洛基眼神一亮,比他更快的俯冲进水里,在水面变成了一条青绿色的剧毒水蛇。 
 
他潜伏在缓流处,索尔落水时重重的撞击几乎把他随着水流推出去。他站在河里四处寻找洛基的踪迹,但只看到潺圌潺的流水。他举起锤子——洛基心中暗喜对的对的就是这样——然后在锤子击中水面时靠着反冲力跃起脱离河流,把雷电引了进去。 
 
躲在不远处石头缝里的水蛇毫无疑问的被电流抓圌住了。他全身麻痹,下意识的试图转换形态,却一点魔法都用不出来。在他最后的意识里他想起来自己几百年没注意过的火神神格,被电流麻痹,全身都泡在水里。如果只有其中之一还好,但两件事一起发生时,他只能颤抖着——晕了过去。 
 
他晕的太快,没注意到索尔悄悄往他这边看了一眼。 
 
 
河面静悄悄的,除了还站在水的雷神,其他人都在岸边探寻的看着。邪神跑哪去了,怎么没动静了?众神小声议论起来。 
 
“洛基可能在蓄大招。”雷神严肃的说。“他那么好面子的人,肯定不会就这样认输,甚至可能伤及无辜……” 
 
众神一下子躁动起来,邪神的恶作剧总是让他们叫苦不迭,他们可不想被牵连,但就这样甩下雷神好像也不好。对于他们的犹豫,雷神宽容的笑了笑。“你们先走吧,我在这里等他,他迟早要来的。” 
 
众神纷纷赞叹雷神是如此的善解人意宽宏大量。他们在嘈杂声中离开了,还有人喊了一句“记得告诉我们结果啊索尔!”索尔连连点头,催促他们快点不然就来不及了。他站在高处,看最后一个人的身影也消失在山谷里才回到河边,一下子紧张起来,扑到水里捞起那条软沓沓的小蛇。 
 
“别淹死了啊。”他嘟囔着晃了晃,晕厥的蛇睁着圆圆的绿色眼睛随着他的动作摆动。索尔又环视一周,确定一个人都没了,才把小蛇揣到怀里,心满意足的回家了。 
 
 
 
洛基醒过来的时候头疼,喉咙痛,呼吸不畅,全身酸圌软。他迅速意识到自己发烧了。 
 
他感到一阵凄凉。他不仅惨败,还病了,估计还是被当着众神的面拖出圌水,颜面尽失——生病让人格外软弱,他偏了偏头,就有泪水从眼角落下。这时他才看清所处的环境,好像不是自己家…… 
 
有脚步声靠近,他慢慢的转过头去,迟钝的反应过来这个人是…… 
 
雷神!天杀的雷神! 
 
他猛的想坐起来,刚撑起一点,冷空气顺着被子缝隙钻进去,冻得他发抖。索尔按着他的肩膀按回去,替他掖好被角,又摸了摸圌他的额头。 
 
他的手有点凉,还有些粗糙,痒痒的让洛基无意识的哼了一声。 
 
“你在水里泡太久了。”索尔懊恼的说,在洛基又想动弹时用被子裹紧了他。“别乱动,你病了。” 
 
洛基转过头不理他去,索尔也不在意,坐在床头用手指梳着他的黑发,絮叨的像个老妈子。“你要喝药,不要嫌太苦,治疗石我这里暂时没有,你就凑合一下,等你病好了……” 
 
洛基在他低沉的像兄长一样的温柔语调中安稳的再次睡了过去。 
 
 
去他圌妈圌的兄长。 
 
洛基在索尔灌水一样灌药的方式下迅速好了起来——他再不好就要被苦死了。 
 
索尔以一个战士能做到的最细心温柔的方式照顾他,在病重时轻易打动了魔法师细腻的心……洛基居然开始忏悔自己过去是不是太过分了,以后要不要不恶作剧他了。 
 
就在洛基考虑与索尔达成长久和平协议时,索尔爬上了他的床。 
 
爬上了。 
 
他的。 
 
床。 
 
洛基不介意和这张床的主人共享,两个大男人往旁边挤一挤,中间空出一条缝隙,还是可以睡的。 
 
然后索尔像树袋熊一样抱住了他,四肢都缠在他身上。 
 
他在洛基尖叫之前捂住他的嘴,可怜兮兮的看着他:“求你了,帮我一次,就一次!” 
 
洛基狠狠地摇头甩开他的手。“帮什么?你先放开我!” 
 
“你不是会变形吗……可以变成一个女人吗?就现在!” 
 
洛基震惊的看着他,他震惊到都不觉得生气。 
 
“你疯了!你缺床伴?你还怕找不到女人?” 
 
“不是……”索尔不顾他的挣扎又抱紧了他,两个人紧紧的靠在一起,洛基觉得索尔的心跳在直接敲击自己的后背。“你看,这些天我不是一直在照顾你吗,他们叫我去游乐我都没去……然后他们就非说我谈恋爱了。难道我要告诉他们你生病了我把你带到我家了?” 
 
当然不。洛基瞬间就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如果让索尔那群朋友知道他是生病了——他们就会知道自己是如何败的一塌糊涂,被对手捞回家,很没出息的病了。天呢,这太丢脸了。 
 
他几乎立刻就同意了。 
 
“你喜欢哪种的?”眨眼间邪神就变成了一个黑发女人,脸上还残留着上次变形的绿色妆容。“就这样吧,我比较习惯。” 
 
索尔隔着被子按了按她的胸圌部,收紧手臂环住她的腰,小声说了句什么。洛基翻了翻眼睛。“闭嘴。” 
 
“可是我以前交往的女神都很丰圌满的……” 
 
“那是你炮圌友。谁会跟炮圌友谈恋爱?当然得不一样……松手,你勒疼我了。” 
 
“可是我们在谈恋爱呀。”索尔凑到她耳边吐着热气,很快让敏感的耳朵染上红色。“你应该也抱紧我。他们快要来了……咦,你嘴唇上的绿色的口红一看就是你,我帮你弄点啊。” 
 
他低下头不容抗拒的咬住洛基半张的薄薄的唇,用舌头肆意舔圌弄着直到洛基窒息般呻圌吟。 
 
 
索尔已经出去了,他说他的朋友们来了,虽然洛基完全没听到声音。 
 
她躺在床上陷入漫长而强烈的震惊之中。雷神刚刚亲了亲了亲了……无限循环。 
 
以致于当门被突然推开时她还躺在床上——因为直接由男性身体变过来所以没穿上衣,松松的套着短裤——推门而入的人触电般缩回去,猛地关上门。 
 
洛基被巨响惊醒,才反应过来被看到了。不过她又不是真的女人,才不在乎这些,说真的大部分成年女神都不介意露出自己美丽丰圌腴的身体,虽然她是瘦了点……她套上索尔的外套去开门,门却被外面的人紧紧拉住,打不开。有人在外面对话。 
 
“所以你是真的?认真的?”是其他人的声音。 
 
“我都说了多少遍了,是的!”是索尔。他好像贴在门后,大概是他在拉着门。 
 
洛基凑到门缝旁,索尔听起来居然有点生气。 
 
“哦,哦,好吧,你自己决定。”另一个人说,“反正……” 
 
声音小了下去,听不清了。 
 
洛基在屋里转了两圈,正在研究一个小盒子时门开了,索尔走进了,很不好意思的样子。“抱歉,我有阻止他们进来,但他们太快了,我没来得及——” 
 
“这是什么?” 
 
“哪个?”索尔走到她身边。“这个是米尼妙尔的床。”他把锤子拿出来放到上面,给它盖上被子。“你看,这样它也能好好睡一觉了。” 
 
“……是它要求的吗?” 
 
“不,是我觉得,它应该会喜欢。” 
 
洛基沉默着,雷神这种像小女孩对洋娃娃一样幼稚的行为值得花半小时嘲讽他到无地自容,但现在她觉得这有点可爱。她居然把脑子烧糊涂了,好惨。 
 
 
 
洛基病好了,准备回家。 
 
索尔当天有事出门了,没空送他。他们之间的关系也没好到要互相送的地步,洛基并不介意。 
 
临走之前他把每个角落都检查了一遍,确定没有任何东西落在这里。但查着查着他发觉除了自己一直住着的那个房间,其他地方都乱的忍无可忍,最后忍不住动手收拾起来。 
 
所以索尔回家的时候看到的是焕然一新的房间和还蹲在地上擦地的洛基。 
 
他愣愣的看着,直到洛基回过头来看他,冲他扬了扬下巴:“看什么看,过来帮忙,乱死了。” 
 
“我、我以为你已经走了。” 
 
洛基站起来,叉着腰。“你照顾我,我替你打扫房间,扯平了。以后我不欠你的了。” 
 
“你生病的时候很闹的……” 
 
“你的房间乱的也很要命。”洛基把毛巾一甩,“总之……喂!” 
 
“砰”的一声索尔手上的酒罐摔到地上,酒液淌了一地,直流到洛基脚旁。洛基瞪着眼睛看着刚被擦干净的地面霎时又被打湿,气急败坏。 
 
索尔在他骂出来之前踏着酒液踩过来,握着他的手,诚恳的说:“对不起!” 
 
洛基深呼吸几次,最后摇了摇头。“算了,你自己擦吧,我走了。” 
 
他解开围裙扔到一边,却看到索尔欲言又止的神情。他拿起自己的包裹往外走,走到门边时,索尔一把抓圌住他。 
 
洛基乐了。“怎么,你不会擦地啊?” 
 
“对不起……” 
 
“行了行了,我知道了。”洛基看着索尔像大型犬一样让人怜爱的神情,在离别时居然感到忧伤。他摸圌摸索尔脸上每天剃也很快冒出来的胡茬,推开索尔的手。 
 
索尔没有放开他。“我觉得,你现在出去不好。” 
 
洛基看着他有点羞愧的样子,骤然腾起不好的感觉,他眯起眼睛,莹莹的绿眼睛威胁起来像猫科动物。“你干什么了?说清楚。” 
 
“他们都知道你一直住在我这里了。”索尔低着头,小声说。 
 
“说清楚!” 
 
“就是前几天,我朋友他们过来,然后不是推开门了吗,然后有个人,嗯,他认得女性状态的你。” 
 
天呐!洛基在心底哀嚎,他怎么就忘了自己以前也用那具身体戏弄过人呢!但那至少是半年前的事,那人记性也太好了……但那又怎么样?现在所有,所有人都在看他的笑话! 
 
索尔小心翼翼的看着他,拉住他的手臂。“要不,你再住一段时间吧。” 
 
洛基狠狠得瞪他。“干嘛,还嫌我不够丢脸吗?” 
 
“你看,”索尔居然在分析,“我可以借你米尼妙尔研究,反正他们不知道你是怎么来我家的——然后你住久一点,他们就会以为你是为了研究米尼妙尔而变成女人骗我,不会有人觉得是你失误的。” 
 
说着他拿出锤子放到桌上,握着洛基的手去拿锤柄。这是洛基第一次举起米尼妙尔,锤柄裹着防滑布有些粗糙,索尔用惯了锤子的手心也有些粗糙,还很热。 
 
索尔站在他身后。“你觉得怎么样?” 
 
好吧……索尔的呼吸,温度,和声音,都挨得很近。洛基混乱的思考了一下,空气里的酒香也让他觉得脑子乱乱的。 
 
“好吧。”他说,“别松手,再举一次。” 
 
于是他又住下了。 
 
 

End

这么纯洁的文都能被屏蔽,神奇……

评论(13)

热度(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