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ly

锤基洁癖

兄弟

1.

Thor从父母家里领了个小家伙回家。


Frigga让他喊小家伙弟弟,Thor盯着他头上一双乱动的耳朵,怎么也喊不出来。不是一个种族,怎么当兄弟啊。

那双耳朵不耐烦的抖了抖伏贴下去,脑袋凑上前享受Frigga的抚摸。Odin在旁边咳了一声,只有Thor转头看他。

“我和你妈最近比较忙,照顾不了他,就让你先带着。”

“Loki现在还没成年,你让着他点。”

Thor无言以对。当了二十二年独生子女后,他的父母领回来的一只猫科兽人,此刻正靠在他母亲怀里,威胁的瞪着他,在家长们看不到的角落冲他龇牙。其实他看上去也有十多岁了,这一幕就显得不那么协调,但至少Frigga看起来很享受有个看似乖巧的家伙冲着他撒娇,她只是摸了摸他的头发,就能获得喜悦的咕噜声。

“我……我不会养宠物。”

Frigga略带责备的看着他。“Loki不是宠物,是你的弟弟。”

Thor盯着那条不断拍打的尾巴,他和父母可都是纯粹的人类,没有从哪里伸出来什么爪子或耳朵啊。他宁愿去养一只真正的猫,虽然他养过的生物基本都死了。

Frigga以只有Thor小于六岁时才会用的轻柔语气哄着Loki:“去和你哥哥打个招呼。”

两人对上眼,一片火花闪电嚓嚓作响,Thor叹了口气,主动伸出手:“你好,Loki。”

Loki犹豫着,直到Thor觉得手都要酸了,他才慢慢的抬起手,然后——狠狠得挠了他。

“操!”


猫科兽人没有尖爪,但那一下也够疼了。Odin猛的站起来,Loki被吓得直往后缩,Frigga连忙扯过Thor的手臂看了看,还好没有挠破,几条红痕一时也很难消掉。

在Frigga警告的目光里Odin哼了一声又不满的坐下了。Frigga牵着Loki坐到一边教育他:“你不能随随便便挠人,知道吗?咬也不行。”

“我没有。”

“你没有挠人?”

“我没有随随便便就挠。”Loki皱了皱鼻子。“我闻过了,我不认得他,他是陌生人。”

Frigga哭笑不得。“天哪,他是你哥哥。”

Loki皱着眉想了好久。“我没有哥哥,”最后他说,“我确定。”

“他是我和你父亲的孩子,他比你大,所以他是你哥哥。我和Odin难道不是你父母吗?”

Loki又想了想,突然像发现了什么令人惊诧的东西:“可他是人类!”

“我和你父亲也是人类啊,难道不是吗?”

Loki一副死想不通的样子,看看Frigga又看看Thor,最后咕哝一声,勉强答应了:“好吧,他是我哥哥。”

他站起来走到Thor面前,虽然矮了点但气势冲天。“来,打一架,这是我的地盘,你输了就赶紧走。”

Thor盯着他。

两个人一个气势汹汹一个面无表情的对视着。

Thor看向Frigga。

“妈——他几岁啊?”


Thor牵着Loki离开父母的住处时,Loki眼睛通红,手臂上还留着轻微的红痕。他虽然不太情愿,但也乖乖的跟着Thor走了。

他认为,既然Thor是他哥哥,那就要遵守猫科的习俗,一屋不容二猫,失败者应当乖乖离开。Frigga也说不动他,只好让Thor让着点。但他让再多也三两下就把Loki压趴下了,直到他低下头认输。Odin在旁边咳了好几声,以掩饰忍不住的笑意。

Thor说,“既然我赢了,那我就是你的首领,你要听我的。”

走的时候Loki一步三回头,眼泪从出门开始落,到车上时已经用掉了Thor所有的纸巾。Odin和Frigga站在门口和他们告别,也是微红了眼眶,毕竟是当儿子养了好几年的。再看看从十五岁起就离家住校,如今已成年立业的Thor,忍不住感叹时光飞逝。

Thor倒没这么多感叹,毕竟他住的也不远。他现在已经开始担心不听话的Loki会带来什么麻烦了,作为一个单身男性,他一直都觉得屋子能住人就行,但看父母给Loki收拾的房间,这家伙估计有洁癖。

Loki现在十五岁了,正是精力旺盛,日常作死的年纪。Thor并不想回忆Odin跟他说的关于Loki招猫逗狗,爬树捉鸟,追着球跑遍每一个角落的事。虽然Loki也很喜欢安安静静的看书,但猫科的本能让他热衷于关注一切快速移动的东西。他打算把家里的小摆饰都收起来,然后拉上窗帘,连跑过的车子都不要看——他可不想上班的时候接到电话,说他的兽人弟弟跑到马路上扰乱公共秩序。


2.

最初的几天,Loki表现的极其乖顺,整天窝在房间里不出来,吃饭都要叫三回,让Thor产生了“我是首领所以他畏惧我”的错觉。

到了第二周,Loki熟悉了所有房间,便开始试探着往外扩张。Thor在家的时候会放他出去,从窗户里盯着他。Loki在草坪上转了一圈,看了会儿汽车,便跑回来睡觉了。他以一种复杂且诡异的姿势扭曲在床上,Thor忍不住去探查他的鼻息,确定他没有因为姿势损伤内脏而不幸去世。

Thor在父母的叮嘱下偶尔会给他做营养餐。虽然他平常吃的很随便,但当初也在Frigga的要求下被Odin教着做了一手好菜。于是Loki固定在三餐前捧着碗敲Thor的寝室门,书房门,或者厕所门。Thor觉得自己不像在养弟弟,像在养儿子,特娇贵那种。

但好处是食物能特别能收买小动物,当Thor走进厨房,投射在他身上的目光就变得尊重,敬仰,崇拜。Thor好笑的看着Loki凑到他身边,戳戳这个又戳戳那个,耳朵一动一动的,不断捕捉着厨房里来自四面八方的声音。

“这是什么?”他拨弄着还没切的干辣椒,看上去跃跃欲试。Thor看着他抽动着鼻子,开玩笑说,“你尝尝看?”

Loki毫不迟疑的抓了两根扔到嘴里。

然后他冲了出去。

接下来两人都处于极其激动的状态,Loki痛哭流涕,Thor靠近一点他就开始嘶吼,还把手边的东西扔过去,Thor不得不一边躲避一边劝他小声点,以免把警察招来。

一楼客厅的东西都被扔乱了,在Loki试图逃窜至二楼之前,Thor扑住了他,两个人摔到散乱着靠垫的地毯上。Thor一手扣住他的腰一手扳过他的脸一看,薄唇被辣的肿起来,脸颊湿润,满脸都蹭的乱七八糟。Thor哭笑不得:“你可以多喝点水的。”

Loki嗯嗯啊啊的挣扎,恼火的用尾巴抽打Thor。辣椒确实很辣,Thor本打算切碎了扔一点到汤里的,Loki居然一口吞了两个,他现在还张着嘴哈气说不出话,Thor抽了张纸给他擦脸,给他倒了杯冰水,自己去收拾乱成一团的客厅。Loki这家伙在追打中居然还注意着没有扔贵重物品,看来还没被辣到失去理智。

辣意逐渐消退,Loki逐渐平静下来。他垂着耳朵看上去恹恹的,仰起头在空中嗅了嗅。

“饭糊了。”他难过地说。

Thor一跃而起,及时的抢救下糊的失去原型的肉排。他叹了口气,从柜橱里抽出速食面条。“今晚只能吃这个了。”

Loki看上去更难过了。


很难说对于与Loki同居这件事,Thor是抱着怎样的心情。作为一只兽人,由于环境和基因的影响,他会比同龄人类要简单一点。Loki也喜欢看书,Thor专门给他买了他喜欢的小说,他一个人呆在家时就能少搞乱东西。而同样出于上述影响,Loki的观念和注意点都与众不同。

“我想要这个同伴。”

Loki期待的看着他,尾巴尖儿愉快的轻轻翻动。当他对Frigga做出这种神情时,Frigga总是愿意满足他,但那无非是想出去走走,或者只是撒娇,而不是现在这种要求——Thor头痛的看着Loki拿在手上的杂志,和他被翻乱的床底。

Loki把他的私藏全翻出来了。

他翻到的那一页,杂志女郎姿势撩人,戴着猫耳伏在沙发上,眼神直白而诱人。Thor拿她当了脑补对象很长一段时间直到他领回来Loki,从此“猫”在他生活中就换了一种意思,意味着偶尔的可爱和大部分时候的灾难。但哪次都没现在麻烦了。

“她可是人类。”

“没关系,”Loki的手指愉快的拂过女郎并不逼真的尾巴,“我喜欢。”

“但我不认识她。就算我认识她,也不能让她打扮成这样跑到你面前。”Loki都没成年。

Loki思索了一会儿,震惊的瞪大眼。“天哪。”他扫视着Thor的全身,Thor不由得低头看自己哪里有什么不对,抬头时发现Loki的目光停留在他腰部以下。他不自然的合拢双腿坐好,Loki看看杂志,又抬头看他。

“你作为一个雄性,都没办法成功吸引一只雌性?”

“……什么?”

Loki指了指他双腿之间。“你还没试过,就断定自己会失败。你……那里不行么?”

Loki的思维简单粗暴的可怕,在他毫不掩饰的同情眼神里,Thor觉得自己的一切言语都败下阵去。他往后一倒躺在床上,痛苦的叹息一声,同时记得用枕头挡住自己的胯部。


3.

嗯。

呃。

Loki说他能给自己找个同伴。

Thor以为是个同龄人类,或者常见的猫科犬科兽人,甚至是一只小野猫,都行。

但他没想过这个。

Loki以一种疑似邀功的表情坐在沙发上仰头看着他,在他旁边蜷着一个和他体型差不多的——兽人,他被Loki按在沙发上,发出愤怒的嘶叫。Thor看到他的两颊对称分布了少许不易看清的鳞片,他的下半身……

是一条翠绿的蛇尾。

而当蛇类兽人挣脱Loki的手,抬头面向他时,那又是……

他和Loki有着一模一样的脸。


“所以,你们都不是自然诞生的,都是我爸妈实验室里的?”

Thor坐在单人沙发上,看着两个兽人缠在一起缩在长沙发里。真的是缠在一起,毕竟他们都有长长的尾巴。

蛇类不情不愿的扭动了几下,找了个更舒适的姿势。“是的,我和他还是同一批次的唯二两个实验成功的。”他狠狠的瞪了Loki一眼,似乎对此非常不满。

Thor注意到两人除了那张脸之外,基本上没什么相似之处。蛇类看上去要大几岁,两人的声音相同但语气有所差别,相比Loki的活泼,蛇类说话更低沉,更缓慢,还带着点无法确定的轻慢。

“那你们的样子……”

“人类基因来自同一个人。”

Thor点点头,并不想知道那人是谁。“那你有名字吗?”

“洛基。洛——基。”

Loki。洛基

他父母在取名这件事上还真是够懒。

Thor心不在焉的搅着勺子,心想洛基八成是被Loki偷出来的,他得找时间跟父母说一下。

像是察觉到他在想什么,洛基挑起唇亮出利齿。“我可是一条毒蛇,”他眯着眼威胁道,“把我送回去,想都别想。”


洛基明显比Loki成熟一点。

Loki只会一通不着边际的乱骂,而洛基会拐弯抹角,不着痕迹的讽刺与嘲笑,Thor听的一愣一愣的,他觉得洛基在把“如何隐晦的讽刺”这事当做事业一样发展。

三个人的早餐异样沉默,主要源于两只兽人之间不友好的氛围。昨晚Thor来不及收拾新房间,让他们两个住在一起,不知道其间发生了什么,现在两人明显都生着气,Thor坐在主座,坐在两个人中间,被令人尴尬的气氛笼罩着。

“那个,你们……”

“没事。”洛基虚伪的笑了一下,眼睛盯着对面的猫科兽人。“只是某人太幼稚了而已。”

“闭嘴!”

洛基冷笑着抱起双臂,饶有兴致的盯着他。“我又没说是你……不过既然你认了,我也很有兴趣跟其他人分享一下……”

Loki从座位上蹿起,越过桌子扑到洛基身上,两人连人带椅摔倒了。Thor还没站起来,洛基便挣脱了压制在身上的人,撑着矮桌直起身子。

Thor徒劳的伸出手想阻止他们——至少也拉住一个。但洛基游走着长尾一摆就消失在大门后,紧接着Loki也追了出去,窗外传来尖利的咆哮和厮打声。

算了,他还是去上班吧。


下午回来的时候,从院子里看,草坪没有人,透过窗户看屋里,杂乱的很有生活感,也没有谁在闹腾。

他满怀庆幸的推开门,洛基躺在他的沙发上开着电视睡着了,胳膊遮着眼睛。Thor放轻脚步路过他看了一圈,又上楼看了看,却没看到Loki。

他有点慌,Loki闹脾气跑了吗?身后传来动静,是洛基醒了。洛基眨了眨眼看向他的方向。“你回来了?好早。”

还不是怕两个人在家里闹出事。

Thor坐到他对面。“Loki呢?”

洛基只是翘了下尾巴,还半躺在沙发上。

Thor只好又问。“你们生气归生气,不要闹出事故来。他人呢?”

洛基又翘了翘尾巴。

Thor这才发现,洛基在用尾巴尖指窗外那棵四层楼高的大树。正是枝繁叶茂的时候,根本看不清里面藏了个人,只有细碎的阴影随着风影影绰绰的晃动。Thor看洛基又躺在沙发上,闭着眼伸手在矮桌上摸索零食的懒散模样,也指望不了他了。他把零食推到他手里,自己跑到树下转了几圈,才勉强看到Loki趴在枝桠间的身影。

“Loki?”Thor拍了拍手,“下来了。”

Loki从树枝间探出头看着他,犹豫着试探了几步,又缩回去了。

“我下不去。”他带着哭腔说。

Thor万万没想到还有上了树不敢下来的猫——猫科兽人。

他一时不知道是该自己爬上去把他带下来,还是搭个梯子,或者直接叫消防员。洛基趴在窗沿上饶有兴趣的围观。Thor先试了试梯子,发现不够高,自己更是爬不上去了。他劝Loki往下爬一点,Loki下到树干分枝的最底部就怎么也不肯动了,但那里离地面还有四五米。

“你跳下来,我在下面接着你。”

虽然猫科兽人的关节要比人类来的柔韧许多,但Loki还是犹豫着。这时洛基嘲讽他:“敢想不敢做?你也就晚上躲在卧室里那点能耐了。Thor……”

扑面而来便是一只愤怒的兽人,Thor连忙接住他,被冲击力推了几步,幸好Loki不重,两人都没有受伤。他还没来得及把他放稳到地上,Loki便推开他,冲着洛基冲过去。洛基得意的低笑着退后,冲到楼上关紧了门。

Thor想,我现在要不要回去加班呢?


4.

Thor觉得自己需要一个助手。

但现在他陷入了沉思。

我是谁?我该如何定义我?世间有另一个我吗?

对于他通报洛基的出现和需要一个帮手这两件事,Frigga表示都没有问题,洛基已经成年了出去也不是不行,帮手也很好找。Odin则表示,离洛基远点,要什么帮手?等他们回去洛基也要回去。然后他们在争吵中挂了电话。

但最终Thor还是接到了他想要的助手。那天是周末,洛基早早醒了在草坪上活动,Thor和Loki在各自的房间长眠不醒。临近中午的时候,Thor被刺眼的光照醒,他走到床边伸了个懒腰,就看到楼下草坪上有两个人。一个人蛇尾,手臂上薄薄的一层鳞片在阳光照射下折射出变幻的光,另一个背对着他,晃动的尾巴和支楞在金发间一对三角形耳朵。Thor向洛基摆了摆手,另一个人抬起头看他,灿烂的笑容像熔金,很熟悉。

“哦你好Thor!洛基说你人很好虽然有点……”他被洛基扯了一下,“我是说,很好!我是索尔!”


“索尔是个意外。”Frigga在电话那头温柔的说,“哦,哦,不是说你,虽然你也差不多……你还记得以前你经常去我和你父亲的实验室吗?后来我们发现有个成功发育的胚胎含有你的基因,也许是不小心你摸到什么,然后被植入了。不过没关系,索尔很健康,也很好,你就当他是你的兄弟。他实际上比你小一些,你要……”

模糊传来Odin的声音。“我说了不要让索尔过去……”

“……够了,你永远都只记得洛基之前的错误,你……”

电话挂了。Thor放下手机。窗外,洛基坐在树荫下,晃动着长长的尾巴,索尔盘腿坐在一旁伸手去抓,又松手让它从自己掌心溜走,不厌其烦。

也就是说,他有一个收养的猫科兄弟,一个基因相近犬科兄弟,既然洛基和Loki基因同源,那……也算个兄弟。

Thor对着推门进来还打着哈欠的Loki说:“我现在有三个兽人兄弟,好酷。”

Loki迅速阴沉下脸。“不行,你只有我这一个兄弟。”


Loki的不高兴持续到开饭。

午餐是Thor和索尔联手做的,洛基偶尔晃过来帮着递个什么,索尔便急急忙忙的推他出去,好像这里有什么会伤害他。Loki在客厅里打游戏,洛基看了一会儿,百无聊赖的游走了。

Thor发现索尔很擅长料理,忍不住怀疑他是否也经历了Frigga的监督,但索尔说他是自学的。

“自学?”一个长期居住在实验区的人要自学做菜?

“有人喜欢嘛。”索尔兴高采烈的切着菜,好像要做的是什么山珍海味,Thor几乎能感受到充斥整个厨房的愉快。他往外看了一眼,激烈游戏中Loki的双耳后伏,瞳孔放大,尾巴一晃一晃,像是伏击的猫。

Thor也忍不住笑了。

他们把饭菜端上桌,洛基就坐在桌边看着他们,Thor叫了一声,Loki扔下游戏愉快的冲了过来。

四个人分别坐在两边。索尔不断地给洛基拣菜,洛基都不用从碗里伸出叉子。他有些隐忍的说:“我自己可以……”

“我帮你嘛。”索尔笑容灿烂,他戳起一只虾,剥好了熟练的放到洛基碗里,洛基还想说什么,刚张嘴,索尔就拿起那只虾塞到他嘴里。

洛基沉默的咀嚼着,看不出喜怒。Thor抬头还没开口,听到旁边Loki“噗”的笑出声。

“别管他们。”Loki凑到他耳边瞟了眼对桌轻声说,“洛基不会动手的。”

Loki看上去很高兴,看看对面又看看Thor,绷不住的笑意。Thor不知道他为什么这个愉悦,对面的洛基面无表情的样子,很难分辨是不是在酝酿着灾难。

“他们关系很好,”Loki戳了戳碗,语气里竟带着点落寞。索尔察觉到他们的目光,百忙之中抽空露出一个大型犬般的笑容,又把洛基的碗堆了起来。

“他们是兄弟。”

“我们也是啊。”

Loki转头看了看他。

“嗯。”


当晚,索尔清空一个房间,拉着洛基去睡觉,洛基竟也没有拒绝,之前他和Loki睡在一起,可是每晚都要先闹一通的。索尔拉着他进了房间,门关上之后一点声音都没有。

Thor隐约觉得有不对的地方,但说不出到底是哪里。

晚上的时候,他还没完全睡着,听到轻巧的脚步声,推门声,Loki走到床边,悄没声息的躺到他背后。

Thor翻身面对他,Loki被吓了一小下。他的瞳孔在漆黑中完全放大,汇聚着四面八方微弱的光。

“怎么过来了?”

“我一个人,睡不着。”

“你不小了。”Thor失笑,他用手指梳了梳Loki一头黑发,摸到柔软的耳朵,Loki闭着眼任由他抚摸。Thor帮他搭好肚子上的毛毯,夏夜还有些凉意,Loki又往他怀里靠近一点。

“睡吧。”Thor低声说。

Loki在半梦半醒间应了一声。


5.

索尔能管住洛基的时候,一切都风平浪静,Loki一个人也掀不起什么小风小浪。但索尔管不住的时候,洛基搅乱风云,Loki煽风点火,索尔有时候还会被怂恿。虽然索尔和洛基关系很好,但看得出来,洛基也很乐于看他制造一些麻烦。

Thor并不奢望他们有多乖,但至少——

“这是什么?”

索尔站在洛基前面替他挡住了Thor濒临崩溃的目光,耳朵竖着直直的向他聚拢,一副警惕的样子。Thor转向另一边,Loki坐在一堆……中间,神情从兴奋转向迷惑。

“给你的礼物。”洛基明显幸灾乐祸的说,正努力的想从索尔背后游出来。“你别老挡着我!”

“别闹了……”索尔带着点紧张低声说,“他生气了怎么办?”

“又不是我干的。”

“是你带他……”

索尔被洛基狠狠得拍了一下。

Loki盯着Thor变幻莫测的神情,直到他说:“你先去洗澡。”


在Loki去洗澡,索尔把还想看热闹的洛基拖回房间后,Thor全副武装清理了一下那堆不可名状物。他怀疑Loki翻垃圾桶了或者溜进别人家了……见鬼,他还看到了……呃,他不想说。

手脚麻利的收拾好一切后,客厅里依然弥散着一股复杂的味道。索尔喷了一些清新剂,又往自己身上喷了几下,闻起来有些刺鼻,但总比之前好。他坐在沙发上等着Loki出来好和他谈一谈。过了一会儿,Loki湿着头发走出来,他走了几步,开始步伐不稳,最后咚的一声摔到在沙发后面。

“Loki?”

Loki一把抓住他直往他身上蹭,脸深深的埋在他的衣服里,把Thor拖到地上给压着。他抬头看他的时候,Thor发现他面色潮红,有一下没一下的哼哼着。

Thor首先想到的是发烧了,或者是流感。但Loki眯着眼的样子又很愉悦,贪婪的在他身上嗅闻,手没轻没重的抓着他,Thor忍着疼,没有扯开。

十多分钟后,Loki晃着头从他身上撑起来,像是疑惑两人为什么是现在的状态。他趴在沙发背上翻过去,眼看着就要睡着了。

“别在这里睡,”Thor摇醒他,“会感冒。”

“不会……”Loki伸手推他,半路上手臂就垂下了沙发。Thor只好把他抱到自己房间,给他量体温,直到确定没事了才入睡。


第二天,Thor把三个人都训了一顿,并明令禁止了不要往日常用品里塞猫薄荷。洛基事不关己的玩着自己的尾巴,一点不在意Thor警告的目光。

第三天,第四天都是风平浪静的两天,回家时甚至已经准备好晚餐。Thor很是感动,几乎要打心底原谅了过去他们闹出的麻烦。晚间娱乐,四个人两对两打对抗,索尔为了给洛基加buff导致自己总是蓝不够,Thor和Loki便重点魔攻他,五局三胜。两人击掌欢呼时,洛基在对面冷冷一笑,不屑的摇头。

“你什么意思?”Loki扔下手柄质问。“你们两个要洗一个星期的碗。”

洛基转头看着索尔,索尔耸了耸肩表示无所谓,要求开下一局。

“为什么他们输了还一点不在乎?”Loki悄悄地问。

Thor思考了一会儿,摇了摇头。


“反正不是我洗碗。”洛基翻着台对Loki说。

“不是一直是我洗碗吗?”索尔在水池边对Loki说。


6.

Thor后来想,自己早该意识到的。

洛基怎么肯让他们安安分分的过下去呢?????

短暂的平静麻痹了他,甚至让他以为自己可以安心的出差,索尔说他们都很乖,他居然也信了。

他站在离开五天的屋前,草坪是被翻开的泥土,客厅里有一堆衣服被堆成一个窝,他走过去时,洛基和Loki还窝在里面睡觉。

他走上楼。

然后他下来了。


7.

一周之后,Thor离家出走了。


End(是的他们BE了(点蜡(真的


段子1

Loki:“别生气了,我会送你一个真正的礼物,洛基说我可以像其他猫一样用自己的毛做个毛毡动物。”

Thor:“你真的要拔自己的头发吗?”


段子2

索尔初次醒来时,周围的工作人员都在忙碌,只有闲得发慌的洛基趴在玻璃罩上低头看他。出于雏鸟情节,他看着洛基脱口而出:“papa?”

洛基愣了一下,立刻微笑起来:“乖孩子。不过我不是你父亲,我是……嗯,你叔叔。”

索尔乖乖的喊:“叔叔。”

喊了很长一段时间,直到被Odin发现并纠正过来。为此洛基还很不高兴,直到他们发展成另一种关系。

评论(6)

热度(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