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ly

锤基洁癖

猫科

洛基已经几天没有进食了。

并不是他没有捕猎到,相反,雨季的草原水草丰美,四处都游荡着大片偶蹄类。他甚至罕见的连续两天都没有失手。

然而每当他把猎物剖开肚子准备大快朵颐时,一只狮子总会冲出来夺走他的战利品。他认得那只狮子,是附近狮王奥丁的大儿子,成年后自行离开狮群在外游荡。他和奥丁过去起过不少摩擦,他的儿子总与自己作对也不奇怪。然而年轻狮子正是精力旺盛牙尖齿利的时候,他也不像过去那样狂妄的敢冲着狮子挑衅,只能每每在狮子冲过来时躲到一边,任由自己的猎物被拖走,留下一片血迹和嗡嗡作响的苍蝇。

最后一次了。黑豹潜伏在草丛里,异色本就让他难以生存,饥饿几乎要摧毁他的理智逼他冲着那只狮子咆哮。他缓慢移动着爪子,一步步靠近毫无察觉的羚羊。他全身紧绷如一张柔韧的弓,在最后一刻骤然弹开把自己弹射出去,如箭一般直直冲向羚羊——

不远处传来一声狮吼,连土地似乎都颤抖了一下。就差半身的距离,眼前的猎物在两只狩猎者的威胁下没命的奔逃,硬是从洛基爪尖溜走了。当羚羊全部跑开时,洛基看到那头金灿灿的狮子仰着头,嘴里叼着最健壮的雄羊。他瞟了黑豹一眼,慢条斯理的迈着步子走来。

洛基已经没力气了。近十天的饥饿,追逐和愤怒,他现在只能趴在地上嘶吼,发出毫无作用的威胁。他闻到血的味道,刺激的胃囊都开始收缩摩擦。

索尔低头看着这只怒气冲冲却有气无力的豹子,他对他最早也是最深的印象来自于洛基最后一次与奥丁对峙。那时候他还是只半大狮子,父亲在他眼里高大威猛,绿眼睛的黑豹相比之下身形苗条敏捷,连声音都更低柔,他一度以为那是一只母兽。父亲的怒吼震慑草原,而黑豹傲慢的趴在树枝上,尾巴尖儿垂下来一勾一勾的。那时候他想这真是只漂亮的奇怪的母狮子,不过随后他就被母亲带走了。

后来他又很偶然的远远看到过洛基几次。黑色皮毛不利于在黄绿的高草间隐藏,为了生存,洛基的脚步更轻,冲击更迅猛。索尔躲在草丛里,看见洛基死死咬住猎物的脖子直到窒息,松开口,蹭着猎物打起滚来,玩够了才吃掉。

狮群随着小狮子们的长大也随之强大起来,洛基便几乎没出现过了。然而索尔忍不住去想他,游荡在天穹之下的黑色幽灵。他已经知道那不是狮子也不是母兽,却愈发想见到他,直到他足够大,可以离群独居。他奔波几日终于找到想了好久的黑豹子,他正趴在树上懒洋洋的午睡,长尾巴一如既往地垂下来。索尔抬头看了他一会儿走开了。

随后一段日子里他就一直跟着洛基。他没法去捕猎,不然会暴露自己,但他实在很饿,终于有一天忍不住在洛基捕猎后也向斑马冲去,然而洛基在看到他后居然逃开了,索尔疑惑了一会但抵不过饥饿的本能,吃完了那只天生残疾的幼斑马。

几日后洛基再一次捕猎,索尔在不远处看着。这次他没在刻意隐藏,蹲在山头露出威风凛凛的金色鬃毛。洛基咬着猎物离开时他走上前去,洛基看到他愣了一下,随即松口转身跑开了。

索尔终于意识到,是自己强大了,在洛基眼中是不愿挑战的威胁了,他有点得意。之后的好几天,他都在洛基捕食后冲过去,洛基愤怒又不甘的神情大大的取悦了他,像一场互动极佳的游戏。直到洛基休息的时间越来越长,他忽然想起来因为自己,洛基好几天没进食了。

他稍微有点愧疚,便捉了只羊打算送给他。不想洛基恰好也在,这还免了他奔波找他的时间。

这会儿,他低头看着洛基。对于一只成年狮子来说,豹子的体型过于苗条了,幼时记忆中帅气的身影,现在极其真实的伏在自己面前,反倒显得又小又可怜。洛基一边紧盯着他一边又忍不住去看食物,焦躁的尾巴狠狠的拍打地面。索尔把雄羊拖到他面前,自己退到一边去。

洛基抵抗了一会儿,饥饿战胜了警惕,扑到余温尚存的羊身上大口撕咬起来。他饿急了,大块大块的肉团直接吞下,发出窒息般的声音。索尔在旁边看着他,顺便给自己舔了舔毛,又洗了把脸,洗完后一看,大半只羊已经没了,洛基依旧趴在地上,这回是撑的,他的肚子圆溜溜的,眯着眼睛,放松着轻轻甩动尾巴。

索尔走到他面前,黑豹踉跄了一下却没站起来,力气还没恢复,身体却重了许多。洛基摆着腰后退,索尔步步紧逼,对洛基的亮出的獠牙视若无睹。洛基忍无可忍,亮出爪子一巴掌扇到雄狮脸上。

索尔和洛基都惊呆了。

索尔低吼一声,像雷声滚过草原。洛基惊的一颤,双耳后伏,喉咙呜呜作响。但他实在是跑不动了,只能眼睁睁的看着索尔靠近,灼热的气息笼罩了他,狮子厚实的爪子按住他的头,一口叼住他的后颈。

洛基绝望的闭上眼睛,祈求他痛快的一口封喉。

索尔却忍不住轻轻舔了一口。经过他口中的动物不少,却只有这一只让他无法收拢牙齿。洛基因恐惧而颤抖,爪子死死扣住地面,吃撑了的腹部贴在地上,能看到腹侧的绒毛。

他忽然冒出一个想法。

于是他叼着跑不动的黑豹,慢吞吞的向山洞走去。

End

评论(27)

热度(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