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ly

锤基洁癖

城市

续 草原

索尔第一次来到城市,显得特别兴奋。洛基拼死拼活让他穿上了衣服,他难受的像全身发痒,但当坐上火车,和来来往往的人擦肩而过时,他看着人海就像猫盯着滚动的球,不过洛基有点担心他是不是以为这都是可捕食的猎物。
狮子虽然跑起来很快,但快不过火车。洛基看索尔专注的看着窗外,稍微放心的趴在桌上休息。搬家很累,带着一头毫无常识的狮子就更累了。他担心索尔在他睡着的时候跑出去闯祸,叮嘱几遍还不放心,一只手死死的扣住索尔的手腕,如果他要出去肯定会惊醒自己。
索尔低头看他,他一头黑发散乱在肩上,后背随着呼吸起伏,透过发丝能看到他微微张开唇呼吸,索尔怀疑他可能流口水。他的手指碰着自己的脉搏,偶尔轻微抽动一下。这让他觉得很亲密,他想坐到洛基身边,让他靠着自己睡。
作为狮群首领奥丁唯一的儿子,他不是没有朋友,实际上出于他的身份和自我魅力,他能和每个成员都相处的很好。直到父亲把他驱逐出狮群要求他学会独立生活之前,他的日子都是美好无忧的。
流浪的日子很辛苦,他作为一个新手,大部分时间都在饿肚子。草原忽然就大的吓人,黑夜也愈发危险,直到他流浪到洛基的花园,黑发男人没赶走他,甚至最后还收留了他。实际上他从第一天就开始觊觎洛基的卧室,有床有被子有空调,比山洞木板房不知好到哪里去,所幸最后也是得偿所愿,书房也不错。
他小心翼翼的转动手腕,反扣住洛基的手指。洛基总是在桌子前写些什么,中指指侧有一层薄茧。指腹和手心都又软又凉,他轻轻挠了一下,洛基下意识的握紧了。他猜可能是洛基在自己落魄时收留了自己,让他对洛基的好感与其他人都不同。当他和洛基同居后,在花园里建立起来的不可一世不容挑衅的形象渐渐崩塌,取而代之的是洛基也有弱点,也能偶尔被他噎的说不出话,这比独立捕猎还有成就感,而且有趣。

洛基预订了一个酒店,建立保护区的拆迁费不少,他也乐得花钱买享受,不过想想保护区有了狮子也没了,哦,反正他不亏。
……反正不亏。他安慰自己,却在从洗手间出来后吓了一跳。狮子趁他在洗手间的时候光速脱光自己,大喇喇的躺在床上,甚至没拉上窗帘。洛基差点失态的尖叫起来,对面高楼晃动着人影,他可不想被别人看到自己和一个裸/男同处一室,呃裸/男热情的扑过来了——
“砰”的一声,两个人倒在另一张床上。索尔很重,真的很重,还很有力,压的他动弹不得。他四肢都缠在洛基身上,金色长发蒙了他一脸。痒,而且窒息。他狠狠得咬住索尔的肩膀,逼得他痛呼着放开自己。
“你发什么疯!”哈,他看起来还一脸委屈,揉着自己的痛处。洛基真觉得自己带上了个大/麻烦,他快速的扫了一眼对方全/裸的身躯,索尔毫不自觉的张开双腿坐在另一张床上,那个……非常明显。
洛基强迫自己移开目光,最好索尔的脸都不要看。他把目光投向他身后的窗户,天空灰蒙蒙的,看起来要下雨。
“在城市里就要听我的。”他沉下脸,严厉的说。“芙丽嘉让你跟着我学习和人类相处……你先把衣服穿上。”他去拉上窗帘,索尔委屈又不服气的看着他的眼神让他错觉自己真的过分严厉。他烦躁的摇摇头,推责于潮湿闷热的天气。
“明天我带你去买衣服。你到时候最好乖乖的,不要给我捣乱。听懂了?”
他抓着索尔的头发迫使他抬头看着自己。索尔只是看着他。洛基不由得皱起眉,又问了一遍:“听懂了吗?”
索尔眼神无辜的点了点头,然后大概是出于讨好,或者其他什么原因,洛基不在乎,一点都不想知道——兽性尚存的索尔抓着他的手腕抱住他,热情的舔了舔他的脸。
洛基真的尖叫起来了。他尚存的理智则在庆幸自己拉上了窗帘。

索尔在草原小屋和洛基住一起时从来没有认真打理过自己,现在他的金发比洛基的头发还长,凌乱的披着。
早上的时候,洛基催促索尔穿好衣服,绕着苦着脸的金发男人转了一圈。看起来还不错,就是那头长发实在不搭。他让索尔坐下,开始替他梳头。
意外的索尔的发质很好,轻轻一梳就顺滑的披散开,带了点自然卷,愈发衬的他像鬃毛浓密的雄狮。但他就是头狮子——洛基想,自己在帮一只狮子梳头,好神奇。
本来他打算替他在脑后扎个发团,梳着梳着他玩心大起,竟开始辫鞭子。他一边握着索尔的金发一边生气,自己的头发怎么就没这么好呢。想着想着就开始走神,手上的力度也没把握好,索尔被扯得头皮疼,但苦于洛基脾气不好,他也不敢说,忍着疼握紧双手乖乖坐着。
洛基给他脑后编了个麻花辫,其余的头发依旧披散着,只是薄了一层。他看着自己的成果忍不住笑了,奥丁那家伙要是知道自己的儿子顶着这个发型出门一定气死,奥丁生气他就高兴。索尔对着镜子看了看,觉得很满意。鉴于他对人类社会没什么了解,洛基给他搞个任何发型他都会满意。
洛基带他出门时还忍不住笑,看一眼笑一下,索尔忍不住也跟着笑了。前台小姐就看着两个高大的男人神经病一样笑着出去了,不过他们都很帅,她的脑子里开始冒粉红泡泡,想的自己也捂着脸笑了。
“我们现在去买衣服,然后买点日用品。如果你想要什么,更我说,不要自己动手。明白吗?”
“嗯。”索尔点了点头,又补充道。“我想吃肉。”
洛基现在心情很好,所以他答应了。“可以,买完去。”
所以晚餐的时候,他们坐在牛排店里,他自己吃完了一份和几片面包。索尔吃完了一份——第二份——又一份——
牛排店今天赚了好多钱。

评论(2)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