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ly

锤基洁癖

草原

洛基的门口跑来一只小狮子,大概是跑丢了,趴在草丛里哀哀的叫,像小猫一样。
洛基看了一眼,都懒得理他。随便吧,只要别把他的花园搞坏。狮群迟早要找到他的。他给小狮子扔了几块生肉,然后把他关在门外。
然而并没有狮群来找他。雨季过去了,狮群也许已经迁徙到很远的地方了。暴雨夜洛基被雷声吵醒,他看到那只长大了一圈的狮子趴在屋檐下躲雨,圆睁着双眼望着暴雨,留给他一个电光中的背影。他听到洛基下床的声音,一回头就跑过来趴到窗沿上,也不介意被滴落的雨水打湿。
洛基眨了眨眼,那一身皮毛被淋湿还挺可惜的。他第一次把狮子放进屋里。
旱季也过去了,小狮子长成年轻的雄狮,金灿灿的鬃毛在阳光下发亮。他的领地越来越大,但依旧会回到洛基的小屋附近睡觉。洛基给他搭了个木屋,他居然很高兴的住进去了。洛基请人造了个池塘,池塘周围种了一圈树。盛夏时节洛基就泡在水里,狮子外出归来,把自己砸到水里。洛基看他一眼,继续闭目养神。
一切都很发展的很正常,洛基听着远远传来的狮吼,开始琢磨通知政府来给这家伙划一片保护区,也好给自己换点钱。他在书房里涂涂改改,抬头看到狮子拖着猎物残骸回来了。狮子在院子里转一圈,在一棵树下开始刨坑,把残骸埋了进去。他的花园早毁的不成样子了,不知埋了多少动物尸骨。
狮子隔着窗户看着他,看他桌上的文件。他不高兴的呼噜一声,大爪子拍了拍窗玻璃。洛基搞不清他什么意思——他为什么要听懂一只狮子在不满什么?
狮子垂着头嘟嘟囔囔的走开了,他得以继续写信,思筹着怎样让自己这小房子能换更多的钱。他越写越来劲,有人敲门都没注意。敲门者只好自己进来,站在书房门口等他写完。
洛基站起身看到有人吓了一跳,他这里好几年没人拜访了。但那人全身赤裸就在腰间围了条浴巾,他眯起眼,那浴巾看着好生熟悉。
“别看了,是你的。”那人说,声音低沉的也很熟悉。
洛基看了眼空荡荡的窗外,又看了男人一眼。
男人得意的笑了:“你好聪明,就是我——”
洛基迅如闪电的扑了上去,不知从哪里摸出的小刀抵在男人喉咙上。男人举起双手示意自己没有敌意。“诶诶,你至少问问我叫什么……我叫索尔,奥丁族的,奥丁你听说过吗?人类给我爸拍过纪录片的……喂!”
洛基恶狠狠的笑着小刀压的更紧了。“谁关心你的家族?你来这里什么目的?”
索尔看着洛基近在咫尺的脸颊,感觉到锋利的刀锋下一秒就要割开动脉,不由得紧张的咽了下口水。“别冲动,只是父母觉得我既然想适应人类生活,就该尽早了解一下人类。你知道的,这么大的地方就你一个人类了。……我说的都是真的,不信你去问我妈妈,她叫芙利嘉!”
听到这个名字洛基的神情松动了一些,“你是芙利嘉的儿子?”
“是的,你认识她?”
洛基放开他。“没事你可以走了,别再来烦我。”
“别这样,你不是还想申报保护区吗,我走了谁帮你啊?”
洛基冷笑,“你还懂这个?”
索尔眨眼间又变成那只健壮的雄狮,他强烈的雄性气息让洛基几乎想退让,洛基不动声色的离他远了一点。
“就这样吧,在我申请成功之前你就保持这样。”
索尔趴在地上。听话才有鬼啦。

洛基对这位闯入餐厅的不速之客摆不出好脸色。他居然也有被威胁的一天。申请已经交上去了,这家伙就每天裸着上半身大模大样的待在他房间里,让他穿衣服他说不适应,从来没吃过的熟食倒是吃的飞快。
他又不能赶走他,政府答应若情况属实,除了拆迁费他还能得到一大笔奖金。现在他只希望外派人员快点来,拿到钱他就能走人了。
所以他忍了。索尔逐步入侵了他的客厅,厨房,书房,厕所——居然连卧室也不能幸免。
“出去!”
一大早醒来看到一个男人躺在自己身边是多么惊悚啊!
索尔迷迷蒙蒙的醒来,还冲他微笑着打招呼,“啊,早安……别叫我,我大半夜才回来……”
他当然知道,院子里还躺着一头鹿,搞不好血还没冷。他试图把索尔推下去,反被他扣住双手压在怀里。索尔从后面嗅着洛基的头发,大概是还没完全脱离狮子的习惯,又低头去嗅洛基的皮肤。他的鼻息扑在身上,又轻又痒,洛基挣扎起来。
但他挣不开。整日捕猎的雄狮手臂健壮如同枷锁把他牢牢锁在怀里,洛基想踢他,索尔就用双腿他乱蹬的长腿。现在他们就像两条蛇一样纠缠在一起,贴的比交尾的蛇还紧密。
“你他妈——放开——唔!”
索尔一个翻身把他脸朝下压在枕头里。他要窒息了。
最后他们达成协议。索尔不进洛基的卧室,洛基在书房里给他搭了一个床,其他空间共享。
好吧,反正钱多,这波不亏。洛基开始计划有了钱要去哪里,哪里都好,离狮子远一点。索尔在外面看电视,大概猫科动物都喜欢追着球玩,他正在为一场球赛欢呼。

冬季来临了,洛基变得懒洋洋的。政府人员就快来了他也不想去接。索尔这时候就变得很有用,他总是暖烘烘的,洛基恨不得缠在他身上。
他让索尔去接人,索尔说自己还不熟悉人类的习惯怕搞砸了不愿意去。洛基呵呵一笑,行吧,你以后继续吃生肉,没钱养不起你。
索尔不情不愿的去了,回来后开始闹脾气。洛基让他变成狮子出去跑一圈,他待在书房里不肯出来。幸好有一段时间的观察期,洛基等着他自己想通。
几天后索尔终于出去了。黎明时分雄狮伴着晨曦出现在天际,吼叫声压着地面滚过整个草原。政府人员们惊醒了,他们原本以为洛基遇到的只是一只路过的狮子。
保护区的开始走流程了。洛基很高兴的在家里等钱,索尔反倒开始焦虑。真有趣,这狮子居然舍不得他。洛基少有的好心的去关心他。索尔低着头不说话,过了会儿拿出一封信,妈妈说让你带我去人类社会,他笑的有点羞涩又很兴奋,像是要出去旅游。
洛基把信看了几遍,还真是芙利嘉写的。带一头什么都不会的狮子?芙利嘉你害我啊啊啊啊啊——


续 城市

评论(1)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