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ly

锤基洁癖

金苹果



>>>

 

索尔接到邀请函的时候惊喜的精神都有点恍惚了。他用脑芯扫描了一遍,确认上面的一笔一划都是真的。

“索尔·奥丁森先生: 

您好 

诚邀您参加 金苹果计划 一百五十年纪念仪式。 

阿斯加德” 

这简直太不可思议了。他还是个刚就业不久的新人,论资历论实力论辈分,怎么想都不该轮到他。但这就是事实,他毫无信心的递交了申请,然后收到了回函。

他小心翼翼的收好这张手写纸。 

 

二十一世纪是生物的时代——曾有人这么说。但生物技术真正爆发是在二十一世纪末。由几位北欧生物学家领头的团队在生物纳米技术与大脑信息化技术两方面先后取得重大进展,前者赐予人类身体更强的自我修复力,后者将人类的记忆力轻易拓展至无法想象的程度。

于是这两项技术被综合起来,合称为“金苹果”:北欧神话中众神用以维持永生的神物。起初技术还不够成熟,纳米机器人在实验体内的活度很难达到理论值,与神经相连的大脑芯片也频频烧毁。但技术的增长是指数型的,不到二十年,基础技术的难关被攻克;在社会上的推广与应用也不过半个世纪。 

如今两项技术都已很大程度上商业化,但同时也因市场过于饱和而趋近发展停滞。如果不是因为真的非常喜欢脑信息化技术,索尔本有更多更好的就业方向。他也曾怀疑犹豫过,自己是不是真的能坚持下去。但当他收到邀请函时,他确信自己做出了最正确的选择。

即使市场很久没有突破性进展,但金苹果计划本身仍旧处于发展阶段:无论是身体还是大脑,至今无人永生。

 

阿斯加德。 

这幢极为复古的建筑光看外表多半会当成一座人迹稀少的遗迹,在全信息化的市中心显得格外突兀。索尔的满心激动被高耸穹顶下无处不在的寂静压制成忐忑不安,他不由自主的放轻脚步,避免鞋底与地面的敲击声在空旷的大厅里不断回荡。

他原本以为会有很多人,毕竟是一个持续百年的计划。但都没有。他甚至觉得只有自己一个人,悄无声息的走进古老的神迹。

直到抵达人声鼎沸的主会场“金宫”,他才放松下来。他看到一些认识的人,他笑着同他们拥抱交谈,直到所有人都来齐,与会者们才一一就座。

“欢迎各位。”主持人是一个穿着干练的黑发女性,致辞几乎没有客套。“各位大都是各领域的领头人,时间宝贵,我们就不再赘述计划本身了。下面请依次上台陈述。”

看得出来演讲者们都是充分准备过的,每人大约十分钟的时间却都塞满了内容,索尔听的晕乎乎的。但他听出来,目前计划的主要问题在于纳米微粒与人体的相适应度不高,难以发挥设计中的所有作用;而在脑信息方面,计算机的逻辑与人类思维方式差距仍在,脑芯依旧仅能用作储存和有限的计算。

很快一下午便过去了,接下来是晚宴。索尔并不习惯这种过于正式的场合,他起身理了理衣服打算与朋友告别。但在他转身时,那位只出现了一次的主持人拦住了他。

“索尔奥丁森先生?” 

“是的,请问您是……” 

“西芙。”两人握了握手。索尔好奇的看着她不明白她为什么会来找自己,西芙只是示意他跟上。

“有人要见你。” 

见我?索尔认真的想了一遍,还没等他想完可能的人,他们已经到了。西芙没有敲门,直接带他进去。

室内的光被刻意调的很昏暗,好一会儿他眼睛才适应光线,捕捉到一个模糊的背影。西芙咳了两声,那人放下手中的东西转过身来。

他不认得他。他确定自己不认得那个黑发绿眼的人,但一个名字脱口而出。

“……洛基。” 

 

>>>

 

洛基似笑非笑的看着他,眼神让人捉摸不透,看的人心底生疑。 

“人我带到了,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你应该清楚。”西芙在他身后不怎么热情的说。

“是的,不用你担心。毕竟这也不是第一次了。”洛基礼貌的微笑着,他的声音轻柔低沉却因看起来过于苍白消瘦而显得不是那么友好。西芙什么也没说,离开时顺便把光线调到最亮。

“这可真有点刺眼。”洛基眯着眼睛抱怨,他已经绕着索尔转了一圈,像是打量一件有趣的东西。“你看起来倒是很好。”

索尔不知道能说什么,他还在想自己为什么会突然喊出一个名字,他检索了一遍,没有任何和眼前的人有过交集的画面存储。等他回过神来,洛基站在他面前,像是等他说什么。

“我……呃……” 

洛基摇着头叹了口气。“把手写纸给我。” 

索尔手忙脚乱的翻遍了全身口袋,从内层里找出被体温捂热的邀请函递给他。不知道是不是错觉,他好像看见洛基在接过纸时喉咙紧张的滑动了一下。

“嗯……”洛基简单的看了眼邀请函确认了一下,便将它捏成一团丢到垃圾桶里。索尔没来得及阻止,只能眼睁睁的看着端口迅速处理掉它。

“你不会还想着收藏它作纪念吧?”洛基已经走回实验台,不耐烦的轻轻拍着桌面。“过来。”

“抱歉,劳菲森先生,”他刚刚在洛基的胸牌上看到了他的全名。“可是我等会儿还有……”

“没有了,都没有了。都取消了。”洛基头也不回的挥了挥手。“你已经被调到这里了。”

“……什么?” 

洛基回过头看他,又是那副似笑非笑似乎还带着嘲讽的表情。 

“你已经被调到阿斯加德的‘金苹果计划’下了,索尔·奥丁森先生。”

 

这太离奇了。 

索尔睁着眼在床上躺了一晚上。大概是看他半天没反应过来,洛基没要他留下,直接打发他回家,不过给他的脑芯里复制了一份脑信息化资料。

“随便你回去休息多久。等你把这里面的都看完了再来找我。不用申报,你的身份已经录入了。”

怎么说,这太离奇了。一步登天也不过如此?他闭上眼开始专注浏览复制进去的内容。这位作者的思维过于跳跃且发散,涵盖范围广的惊人,物理生物电子神经都有涉足,幸好索尔的脑芯储备量够大,除了他优越的身体素质,这枚十岁的生日礼物也一直是他骄傲的资本。他一边思考一边让脑芯自动检索,慢慢读完了第一章的内容。

好他妈难。 

索尔怀疑自己这辈子都不会再踏入阿斯加德了。第一章只是概述尚且如此难懂,后面的章节他更没信心了。他开始走神胡思乱想,为什么自己看到洛基的第一眼就喊出他的名字?而洛基的态度也不像对一个初次见面者,虽然不算热情,但有不应出现在陌生人之间的放松随意。他似乎还很了解自己。

而且——洛基到底是谁?“金苹果”的技术保密,但一些主要研究人员名单是公开的。他把信息化部门的名单反复查了好几遍,没有任何一份出现过他。

他理应对这个名字感到陌生,但在脱口而出时却那么熟练。现在他低声在舌尖吐出这两个音节,大脑里陌生和熟悉两种感觉矛盾的交织着。

 

洛基心不在焉的摆弄着桌上的瓶瓶罐罐,戳破指尖挤出几滴血滴到玻璃薄片上,用另一片薄片覆盖,放到仪器里开始扫描。过程单调又无聊,他睁着眼发呆。

西芙不知道什么时候进来了。她推了推洛基,提示他扫描已经接近尾声。

“你不应该这么固执,”她在洛基导出数据时说,“你有时候简直不可理喻。没有他我们也能……”

“我们并不需要互相理解。”洛基头也不回,十指飞快的在屏幕上点来点去。他是这个时代极少数不植入脑芯的人,使用所有设备时都需要手动,这也是让西芙无法理解的一点。

“我们只需要合作,各取所需。例如你出了这扇门,爱叫什么叫什么。”

西芙并不是她的名字,这只是一个称号,延续自两百年前洛基曾经的合作者,同样的还有霍根,范达尔和沃斯塔格。这是他诸多怪癖之一。

“但进度……” 

“那似乎不管我的事。我提供样本和数据,你们去处理。除非——” 

除非那个索尔奥丁森同意真正的参与进核心组,解开密钥。 

西芙很是头痛。“这都是第五次了。” 

“哦,我也很遗憾。我和你们一样,迫切的希望他能尽早同意。但这也不是我能掌控的事。”洛基后知后觉的把戳破的手指含在嘴里止血,但那微小的伤口几乎已看不到踪影。“我有点饿。”

“是的,是的,你总是饿,明明从来不运动。”西芙抱怨着替他点餐,见鬼的他还非常挑食,稍有不合口味就要扔掉。洛基无辜的冲她摊开双手:“这不怪我。”

“遗憾。今天没有布丁,没有蛋糕,没有奶制品蛋制品,只有这些。” 

洛基看着可点菜单,嫌弃的皱起眉。“恶心,我不吃了。” 

“那可不行。我会找人监督你的。”西芙语气轻快,眨眼间便搞定了一切。“营养师沃斯塔格已经在来的路上了。”她忽视了洛基的呻/吟,录入了新数据。“你还是小心一点,不要仗着自己恢复快就不注意……数据有点波动了。”

“那不好吗?没变化的数据什么都看不出来。” 

洛基双臂压在眼睛上向后倒去,从墙里展开的软椅托住了他。他裸露出来的皮肤都光滑细腻没有一点瑕疵,像是刚刚从流水线下来的仿生皮肤,实际上他时不时就会划开自己。那些伤口恢复的看不出任何痕迹。

“你应该注意些。出了什么问题,对你,对我们都不好。” 

洛基看着自己抬起的手臂,像是打量昂贵的身外之物。 

“我比你们任何人都更珍惜自己。” 

 

索尔并没有看完那些就被叫去阿斯加德。他去的时候有点心虚,像是没完成作业的学生。

但洛基看起来并不介意,他甚至都没问一句,直接让他给自己帮忙。 

那些复杂精密的小仪器和大把大把的数据看得人眼花缭乱,洛基以更让人眼花缭乱的速度穿梭在诸多大型仪器之间,索尔只来得及跟在他后面递东西。

而且这些东西都和脑信息一点关系都没有。甚至没有一个实验体。他忍不住怀疑洛基是出于什么目的叫自己过来。靠,总不至于有谁大费周折就为毁他前途吧。

直到中饭时间他才有机会说话。洛基正把自己不喜欢的食物全挑出来扔给他,又把他自己喜欢的弄过去。

“劳菲森先生,我很抱歉……” 

“你打碎了什么?” 

“……不是。你给我的资料我没看完,有些看不懂。” 

但洛基只是哦了一声,甚至没抬眼。 

索尔只好继续说。“而且,呃,我以为我会继续我之前的方面。” 

“当然,脑信息。” 

“但这里……”这里可跟脑信息一点关系都没有。 

“这里是纳米部门。”洛基终于把食物把食物挑完了。“你资料都没看完,脑信息怎么收你?在你看完之前只能在这里当助手了。”

索尔忍不住皱眉,“你没有其他助手了?”

洛基偏过头看他:“你不愿意?”

索尔眨了眨眼。按理说被突然调到一个全然陌生的环境和一个陌生人做完全没从事过的工作,应当是很不乐意的……但他怀疑眼前这个人往他脑子里除了资料外还输入了什么,他下意识的愿意去靠近他,尽管对对方一无所知。洛基色调冰冷的眼睛和头发,还有苍白的皮肤让他看上去像游走到他面前的蛇,但总有人喜欢那些不受欢迎的东西;他仿佛被蛊惑了。

“这里也是神经部门吗?”他突兀的问。

洛基看上去很疑惑:“当然不。神经部在楼下。”

“我以为我是神经部门选中的实验体,关于能否通过一次数据录入来影响对特定对象的感觉,之类的。”

洛基神色古怪的看着他,过了会儿大笑起来。

“你很有想法,哈哈哈哈,我,我会通知他们考虑这个课题的,哈……”

他起初还只是伏在桌子上笑,笑的索尔都觉得有点难堪了。但渐渐的索尔发现他的身体开始轻微抽搐而且没有了声音。他连忙把洛基扶起来,发现洛基紧闭着眼,心脏也跳的很快。

“你没事吧?我去叫……”

“别去。”洛基抓住他的手。“很快就好了。”

“你看上去不太好,而且你没有脑芯?如果你身体不好也许需要一个来随时监测……”索尔有点手忙脚乱,他经历过的最大的疾病也只是两天内痊愈的小感冒。在这个时代,自出生便注入体内的医疗纳米机器人已经能在早期治愈大部分疾病,像洛基这个反应几乎是绝症了。“你不会死吧?”

“……会被你气死的。走开。”洛基手一撑自己站起来把索尔推到一边。不过他看起来很精神了,还有力气冲他翻白眼。索尔嘿嘿笑着却毫无歉意,好像他们已经亲密到不必为这种小玩笑道歉。他自己都有点惊讶,他向来是一个努力注重礼仪的人,但现在却并不觉得这样不合适。

“那我把这些不吃的退回去了?”

洛基懒得理他哼了一声。

 

索尔意识到自己真的是被洛基叫来当助手,还是那种只能干体力活的,毕竟他对纳米技术几乎一无所知,洛基对脑信息化也差不多。当洛基一坐两三个小时只为等一个过滤结果时,他无所事事只有继续看资料,洛基让他盯着进度,自己睡觉,或者看看什么数据。

洛基睡觉的时候,索尔就撑着头看他。人可比反应好看多了,在他的敦促下,洛基好像还胖了一点,瘦削的脸颊上颧骨显得不那么突兀了,因为深度睡眠还有了点红晕,显得不那么苍白刻薄了。

他对洛基感兴趣,感兴趣就会好奇。但洛基闭口不谈自己的过去,反倒把他的来历搞的一清二楚。他的养父母,家庭,热热闹闹的少年时期,总是被父母教训,上了大学才开始懂事……洛基甚至还提起几件他自己都不太记得的事,这简直有点恐怖。索尔直直的盯着他:“你不会一直在监视我吧?”

洛基干笑了两声,“当然不。既然我不像你们那么依赖脑芯,那总有些方面要比你们更擅长。”

“例如追踪助手的过去?”

“你觉得我很闲吗。”扫描仪响起提示进度完成,洛基转过身去不再理他。索尔知道也问不出什么,耸耸肩走开,去给他找了件外套。

大约是常年封闭的缘故,这里的空气沉闷不流通,又因需要保存样品而低温,索尔在这里待久了都会觉得冷,但洛基好像毫无察觉,即使他摸起来已经凉凉的了。索尔只好时不时提醒他,免得他冻生病了。

资料还是那么难,洛基也帮不了他丝毫,他不得不看着看着就开始查阅,这时候他完全沉浸在自己的思维世界中,洛基也不会打扰他。两个人各自做着自己的事。偶尔当他看完一段,发现天都黑了,洛基给他留了保温的晚餐,已经一个人离开了。

如果实在太晚,他会留宿在阿斯加德。单人间比他自己的卧室条件还要好,洛基告诉他等他看完那些进了脑信息化部门就能住更好的。对此索尔倒不太在乎,他对住宿坏境并不挑剔。但他不知道洛基住在哪里,即使是两人一同离开,洛基也只是把他送到门口,好像他从来不会离开这幢古老的建筑。

洛基像是一段尘封的历史,索尔简直数不清他身上留给自己的谜。他越好奇,洛基越不愿坦白,反倒是日常的交谈中透露的更多。逐渐索尔摸清了和他相处的套路,也不难,他自己越是随意,对方也越是放松,暴露出的本性也越多:狡黠,敏锐,以及一些捉弄他人的爱好。


评论(2)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