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ly

锤基洁癖

花吐

洛基在跟母亲说话的时候突然感到口腔有点冰。
他疑惑了一下但没太在意,继续用魔法为弗丽嘉的织物点色。
然后……他的口腔越来越冷,冻的牙齿都痛了。弗丽嘉注意到他的异常让他张口,一股冷气涌出来,一些冰晶凭空出现在他的舌头上。
“妈妈?”
弗丽嘉的绿色魔法从他下颚潜进去,沿着喉咙检查了一遍,最后回到她手上。
“花吐症。”她轻松的笑了笑。“没关系,年轻的魔法师们大都会经历这个。你的魔法能力更强,可能会持续的稍微久一点,不过总会好的。或者,”她俏皮的眨眨眼,像个少女,“找到你喜欢的人,亲吻她。”
既然能好那就不算严重。喜欢的人?“我挺喜欢您的。”
弗丽嘉摸着他的脸笑着摇头。“哦,这可是个爱情魔法。虽然对其他喜爱的人也会有吐花的反应,但最后的解药还是你爱的人。”
花吐症,雪花也算花?洛基捻出一点晶体,它们很快在指尖化开。不断咽下的雪水让他喉咙发痒,他郁闷的想,好之前要离母亲远一点。

索尔发现弟弟最近老躲着他。拉他去训练场他不去是常态,拉他去图书馆他也不去,太反常了。
他向来搞不清洛基到底在想什么,太难懂了,比最多情的姑娘还难懂。他怀疑洛基能学好魔法的原因之一就是魔法原理和他的心思一样曲曲折折。
不过他和他兄弟相反,向来是个行动派,所以他决定去找洛基问个清楚。他在郊外的花园里堵住了洛基,他正在采摘药材,看到他过来脸色一下子变得古怪又难看。
索尔冲上去一把握住他的手腕防止他又逃开。“弟弟你最近……”
看来洛基是真的很烦他,往他脸上砸了一大团雪球,他罕见的被砸懵了,愣了一会才把残余的雪扒掉。而洛基已经跑不见了。
索尔很生气,他们之前不是没吵过架,很小的时候还会打架,但只要一方表现出愿意讲和,另一方都会让步。如果真的有矛盾,他们应该好好谈一谈(不管有没有用),而不是一言不发就给他甩魔法。
他气的甚至晚餐喝了好多酒,哈,洛基这个不讲理的家伙,甚至不敢来吃饭。弗丽嘉频频送来询问的眼神。但他,嗝,已经不是小孩子了,才不会为为这种事,嗝,去告家长……

洛基也懵了。
他喜欢索尔???
凭什么?他自己怎么都不知道?这个魔法一定是哪里出现了什么异常,导致了表现为“遇见越讨厌的人吐的越多”。但他见到母亲时依旧满口冰渣,总不能是讨厌妈妈吧?
他气恼的去翻书。花吐症病理复杂,易自愈,解法也简单,所以——竟没什么人研究。
见鬼。他泄气的倒在一地摊开的书里。自从有了病症后他一直不怎么见人,虽然也没谁来找他。只有索尔老是跑来打扰他,现在看来,一直躲着他是对的。见一次面就吐出一大团雪球,像个冻坏的水龙头,太可怕了。
他决定早点解决这个问题。虽然一直等着最后也能好,但谁知道要多久……他,作为阿斯嘉德(将来的)最强大的魔法师,应当勇敢的面对所有的魔法问题。而且亲一下在他们兄弟间也不奇怪。虽然现在他们都长大了,但小时候互相咬脸玩闹的记忆还没忘。
……口水还有点恶心。

索尔喝醉了酒,倒在床上沉沉睡去,洛基溜进来时也毫无反应。洛基暗自庆幸,他跪到床沿上,一边狂吞雪水一边打量哥哥的睡颜。从他们分床睡后他们好久没好好的看看彼此了。洛基盯着他的胡茬,痛心的想到索尔未发育前金发碧眼身形高挑还挺秀气的,怎么就……长成现在这五大三粗的身材?索尔再健身下去,总有一天他的胳膊能比他的脑袋大。
他现在要是能秀气点,自己亲下去也没那么奇怪啊……洛基摇摇头甩掉那些不着边的乱想,深呼吸几下,把唇印在索尔脸颊上。
喝过酒之后的索尔脸颊热热的还有点泛红,离得很近能闻到酒味儿,不难闻,但让极少喝酒的洛基有点头晕……他连忙坐起来吞了吞喉咙,发现依旧有冰凉的雪水流下。
没用!?他又想了一遍弗丽嘉的话。「亲吻他」。没错啊,「爱情魔法」……
不是要像情人那样亲嘴唇那里吧!洛基被吓到了。但看到索尔呼呼大睡没有丝毫要清醒过来的样子,他想着反正他也不会知道,可以试试……

索尔躺在床上。他也会有心事啊,有心事就会辗转反侧,他倒没滚来滚去,只是闭着眼睡不着。洛基……当然是洛基,除了他谁还会给自己带来那么多困扰?
所以直到洛基进来前一会儿他才睡着,而当弟弟异常冰凉的唇贴到他脸上时,他又被惊醒了。他没有动,这是几天来洛基第一次主动靠近他,他不能把他吓跑。
很快洛基的唇离开了,但依旧跪坐在他旁边,好像在纠结什么。索尔等了一会儿,洛基又弯下腰,亲到他嘴唇上。
这下他可闭不住眼了。

“!!!你醒着!你怎么不动!”
洛基差点跳起来摔下床,索尔及时的拉住了他。他看着弟弟受惊的样子有点好笑,一直对别人恶作剧的小王子也有被捉弄的一天。
“我刚醒。你亲来亲去的谁都醒了。”索尔笑嘻嘻的把他按住,任由他使劲扑腾。“你为什么亲我啊?”
“关你屁事!松开!”洛基瞪着他骂骂咧咧,冒出些不知道哪里学来的词。索尔这次反击太过出乎意料,他反应过来时恼羞成怒,只想抹掉这段记忆——反正他已经不吐雪花了。
索尔苦恼的叹了口气。“你怎么这么多话。”他低下头带着恶作剧的意思咬住那双分分合合的薄唇,又软又冰,无法形容。
这当然不算吻,但洛基已经当机了。
“……洛基?弟弟?”索尔看他半天没反应,又咬了他一口。这次咬在脸上,他后来知道这算调情的手段了。
不过现在他们都不知道。索尔只觉得,这还挺好玩的。

END
为什么洛基会吐雪花呢……因为他是霜巨人啊
洛基吐雪球就像寒冰射手那样,噗噗噗噗噗。(哈哈)

评论(4)

热度(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