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ly

锤基洁癖

段子/片段

6.22

人类锤和基喵

洛基蹲在他脚边,尾巴圈住他的脚踝。
“不行,我真的要出门了……”
洛基跳到桌子上,爪子按住他正在收拾的包。
“听话别这样……”
洛基眼睛转了一下,罕见的跳到他怀里,爪子抱住他的手开始轻轻的舔咬。
“……你赢了!我不出门了!给我摸摸肚子!”

锤汪和人类基

索尔在门口弄出很大的动静,洛基回头一看,他在挠门。
“别闹,不出去。”
索尔把玩具箱扒倒了咬着锤子扔到门口。
“不。”
索尔跑去他卧室,从他堆成一团的衣服里咬出钥匙,满怀期待的冲他摇尾巴。
“……放回去。”
索尔委屈的呜咽了一声。说好的出去玩呢?他冲到洛基躺着的沙发上……
砰砰咚咚嘭嘭——
“呃住手!”
索尔愉快的冲着被他咬着裤脚从沙发上拖到门口的洛基摇尾巴,拿脑袋去蹭他。
洛基:“¥%&@#……”

人类锤基

“别生气嘛,哈哈哈哈哈哈,我是说,多运动挺,挺好的哈哈哈哈哈哈……”
“呵呵。你迟到了,你完了。”
“????洛基别走啊!以后我帮你遛狗嘛,你还可以摸摸我的猫……呃我的猫就是你的猫,总之帮我把迟到划掉嘛……”
“……你先把猫给我。”

锤汪和基喵

还是不要让他们见面比较好。

6.23

大概是基→锤。但是这个锤呢……
(搞笑向)

“哦,你好,我叫洛基,洛基奥丁森。我认得你,毕竟你一直都那么瞩目,对吧。我觉得我们可以认识一下……”

“你看起来真糟!哦不不不你还是那么强大。我是说,战场挺讨厌的,对吧?你都沾满血和泥巴了,我帮你擦一擦……呃,你身上的汗水味道好重。”

“你也没有去训练场?真少见,我以为不会见到你的。如果可能我想带你去图书馆,我希望你会喜欢,毕竟你那么……神圣。不过我刚借了本诗集,让我找找有没有你会喜欢的……”

“啊哈!好久不见!你还是那——么漂亮!什么都不能污染你,是不是?不过你也该小心一些,总会有能伤到你的东西出现。”

“哦……我觉得你看起来不是很好。我会努力尽快毕业的,毕业了我就是合格的战士,可以和你一起上战场,应该可以帮你不那么累——我有没有说过我的魔法非常棒?”

索尔大汗淋漓的训练回来,目瞪口呆的看到他的弟弟对着他留在寝宫的神锤念念叨叨,还格外小心的用缎织去摩擦清洁,像对个心爱的小宠物一样,就差给它上油打磨了。他在帷幕后站了一会,实在忍不下去了。这太有病了。
“它真的不会说话,相信我,洛基。”
洛基反倒愤愤不平的看着他,好像他才是神锤的主人。
“它是恒星的核心,比你存在的时间还久,你怎么知道它不会!”
“因为它没有对我说过,托梦也没有。”
“那是因为你对它太粗暴了!”说完洛基转身继续去擦它,比擦自己都细致。索尔沉默了一下,转身去找弗丽嘉。
“妈,我弟弟傻了。”

6.27

洛基试图修改故事的开头,当他意识到失败本身便是自己的定义。
他回溯到过去,「洛基」这个故事开始的地方。废墟中霜巨人婴儿因极寒而逐渐虚弱,当他捡起他时,像握住一块冰。
哦,他自己。脆弱的,不堪一击的,更别提约顿人与阿萨人都崇拜的力量,他怀疑是不是因为自己在这里冻久了所以后来也不够强壮,可悲的先天不足。
不过这不重要了。他听见有人逐渐靠近,手心凝聚起冰刺,刺尖抵在婴儿的胸口。他自己看着他自己。红色的,绿色的,但那是同一双眼睛。
他稍微使了点力,冰刺刺破柔嫩的胸口的同时他感觉到身体里传来刺痛。不过他自由了,他从循环的悲剧里解脱出来——
他睁开眼。
母亲忧虑的看着他,见他醒来长长的吁了一口气。他惊喜的想扑上去,却发现自己浑身无力,甚至说不出话。
“别乱动。”芙利嘉扶起他靠在床头。“你以后就不要和索尔出去战斗了,你看,旧疾又犯了。”
他这才发觉胸口缠着厚厚的纱布,其下的伤口随着呼吸隐隐作痛。那是一道贯穿伤,多么熟悉,他自己刺破的。
他居然没死。奥丁捡回了一个被刺破胸口的霜巨人婴儿,他救活了他,收养了他。小霜巨人伤的太重,带着一道永远的伤口挣扎着活着。
他永远失去了与索尔竞争王位的资格,没有任何人会支持一个甚至没法骑马打猎的王者。但芙利嘉活着,正关切的看着他。
他说不清自己是失望还是惊喜。他只觉得伤口很疼。

7.3

洛基在幻觉中有一个恋人。 他清楚那是幻觉,因为居然有人爱自己。
幻觉源自内心,这个恋人便是他最完美的想象。他将近两米,流金般的披肩发,身形健美眼瞳蔚蓝,连笑容都带着惊人的感染力。
他爱他。毫无疑问。虽然洛基向来都是个自私又恶毒的魔鬼,但他也能从心底搜刮出一点爱意,给予他的金色恋人。他甘心沉溺其中,让自己表现得甜美又愚蠢。只要在一起,他们便相依而眠,又在美丽的清晨醒来,说些床笫间的絮语,然后他起身去为爱人准备早餐。
他们一起去购物,去电影院,甚至去游乐场。他们做了所有情侣该做的事,除了触碰。洛基清楚幻觉无法给他带来温度,浮于现实之上。
“你不会离我太近,但也不会离去。”他喃喃低语,没有人知道他在对谁说话。忽然他又笑了,看起来非常孩子气。
“别那么看着我。只有我愿意,你才能存在。”
不,不。你不存在。如果幻觉也算存在,那会廉价的不如尘土。他毫无价值的爱与被爱。他试图驱散幻觉,但他失败了。对方像是真的坐在那里,怜悯又爱恋的注视着他。
“……我恨你。”他对自己说,对恋人说。他憎恨这种失去控制的感觉。他的内心背叛了他。
他决定去看心理医生。

在最后一刻他退缩了。
如果医生下了诊断判定他的病情,精神病人的身份将是他永远的耻辱。他真的生病了吗?他依旧可以正常生活,没有影响任何人。
他坐在医院门口的椅子上,有人过来,一言不发额的陪着他。
“我们这样很好,对吧?”
他感觉到他点了点头。
“那就好……”风把他手里的门诊单吹走。“就这样吧。”

7.10

“为什么,为什么你们的头发那么浓厚,而我的发际线——告诉我!”
“其实……你是霜巨人。”拿出照片。“你看,你亲生爸爸都没有头发,低温对毛囊不好。”
“……我恨你!你们为什么不一开始就告诉我!明明我有机会去保养!”
“唉……”躺倒。
洛基冲出门,看到索尔,金发及肩,悲从中来。
“你走开!我不是你弟弟!我们不是兄弟!我恨你!”
索尔:“……咦?”

7.18

“……剥夺洛基王子身份,押入地牢终身。”

洛基除了扭曲的笑了一下之外再无反应。反倒是索尔冲上来,愤怒的朝父王大吼:“你不能这么做!”

“为什么不能?”奥丁没有说话,而洛基饶有兴趣的盯着哥哥。“他是众神之父,他有权决定一切……不管我是阿斯嘉德人,还是霜巨人。”

“可你是我弟弟!”

如果不是沉重的镣铐扯住双手,洛基一定会像往常一样摸着嘴唇思索。但他现在做不到,似乎也对此感到不适,他绞着手指又舔了舔唇,看的索尔心头一颤。

“嗯……所以呢?为什么是你弟弟,就能免于责难?”

索尔一时不知该如何回答。因为他是雷电之神?因为他是奥丁之子?因为他是……王位继承者?洛基也有神格,也是父亲的孩子。只是他终将与王位绝缘。但他当然不能这么说,不仅仅因为会刺激到弟弟。

但洛基挑明了:“你打算提前行驶自己的王权了吗,索尔?”他的声音尽全力压的低沉轻柔,像他以往蛊惑人心时那样,却怎么也掩盖不住那不需用心便能听出来的颤抖。“因为你是阿斯嘉德之王,所以你可以为所欲为,随意赦免一个……怪物,叛徒,罪犯,杀人者,只因为你宽恕慈爱的心怜悯他,是吗?”

索尔想说他不是怪物也不是叛徒,他所犯下的罪行可以通过忏悔和弥补来改正,他也从不认为自己对弟弟是那样光明的怜悯。但他看到洛基因刺痛自己而通红的眼眶时,他唯一能做的是走上前把他抱在怀里,接受他的挣扎和撕咬,也全盘接受他的眼泪。

永恒之枪重重顿地,在他迈出第一步时。洛基迅速抹掉眼底湿润,又恢复成轻佻的模样。索尔在父王威严的注视中只能退回原位,等待他的发话。

奥丁说话略显缓慢,让每个字都重重烙进在场所有人的脑海:“维持原判。”

寂静之中两个卫兵上前抓住洛基两侧肩膀,把他带离这里。洛基轻蔑的扫视在场所有人:包括奥丁,但除了索尔。但当走过索尔时,他停下来,仇恨的直视着他。

“你为了一己私欲,就能擅弄王权。这样的人却能成为阿斯嘉德王。

“我恨你。”

他被带走了,留下索尔长久的沉默,直到大殿里所有人都走光。

8.28

洛基数次谋反不成,不甘不愿的成了王妃。
他与阿斯嘉德人相看两生厌,诞下头生子后也不得安生只想添乱,对于自己的失败也颇不甘心。索尔回到寝宫,总能看到洛基一边教儿子念书一边撺掇他早日将王位据为己有。
索尔扶额:“弟弟,王位将来本来就是他的。”
洛基像是忽然惊醒,他放下儿子沉思了一会儿,走出去了。
晚上的时候,索尔在床上发现已经洗好的洛基。洛基说:“我觉得我们儿子太孤单了,需要一个兄弟……”
索尔吐槽:“你是想看两个儿子争王位,像我们当初一样,闹得阿斯嘉德不得安宁吧?”
洛基:“……你来不来。”
“来来来!\(∩_∩)/”
……
一年后他们有了个女儿。大儿子很高兴抱着妹妹不撒手。
索尔对消沉的洛基说:“弟弟你不够努力啊,来来来再接再厉……”

评论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