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ly

锤基洁癖

复述

索尔从斯沃特福海姆粗糙的砂砾上扶起重伤的洛基,两人跌跌撞撞的走回熄火的飞船。索尔放好收回的以太,胡乱按着按键试图启动它。洛基轻轻的呼吸以免牵动伤口,他能感觉到霜巨人的体质在其作用,虽然身体冰凉的吐出的气体都是白雾,但贯穿的伤口在逐渐愈合。他懒洋洋的看着兄长不断尝试又失败,闭上眼休息。

再睁开眼时他们已经回到了金宫。士兵们已列阵等待,众神之父肃穆的站在尽头,看着他们走近自己。大王子拉住不太情愿的弟弟,向父亲露出炫功的灿烂笑容。奥丁点了点头,向士兵挥挥手,他们走上了,带走了洛基。

不过在去地牢之前,他得到机会去探望母亲。弗丽嘉没有霜巨人的体质,依旧虚弱的卧病在床,但她看到小儿子过来时,依旧微笑着伸出手,抚摸着他还残留着灰尘砂砾的黑发。

他们没有说话。洛基在母亲的床前待了一会儿,弗丽嘉又沉沉睡去。他随士兵前往地牢。

与此同时,索尔被委以重任,去修复损毁的其他国度,平复战乱。

功过相抵,最终洛基只在地牢里待了两年。他回到自己宫殿时,索尔也从阿斯加德之外回来。他带着宇宙魔方,一下就吸引了洛基的注意力。

他通过魔方的力量独自去了中庭,在那里碰到了一些老“朋友”,索尔随之赶到。混乱的战斗颇为愉快,尤其是在他两年没活动筋骨后。虽然身体还有些僵硬,但最终他收获了一颗宝石。他把它镶嵌在权杖上,试图在兄长与他那些新交的中庭朋友告别时甩掉他紧紧握住自己的手。

不过索尔后来又去了中庭,也许是他真的很喜欢这个国度。洛基在阿斯加德看着他交更多的朋友,学会收敛力量与脾气,向她们展示摔杯子这项阿斯加德传统。

也许这是奥丁默许的,让索尔去经历磨练,成为一个合格的继承人。洛基琢磨着。他站在冰棺前,看着蓝色和纹路从双手蔓延向上,覆盖全身。他松开手,平静的自己都诧异。

他和索尔,还有其它一些人去了约顿海姆。这个失去能源的国度荒凉的令人心寒。他杀死了察觉自己血统的霜巨人。他清楚自己不会留在这里。

索尔学会了忍耐。这是件好事,对大部分人来说。奥丁终于定下时间,即将进行的庆典在爱好宴会的阿斯加德里也会是前所未有的盛大。提前三天这个国家便开始狂欢,庆祝他们即将继任的下一任王者和他响彻九界的功绩。

在遥远的欢呼声中,洛基从猩红的帷幔后转出,看见兄长将酒杯砸进火盆,腾起一股绚烂的火焰。他向他走去,两人的影子连成一片。

“紧张吗?”

“怎么可能。”

洛基歪着头看他:“亲我一下?”

索尔笑着揽住了弟弟的后颈。


评论(3)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