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ly

锤基洁癖

旧酒

>>>

 

Thor每年都会去参加大学同学聚会,今年也不例外。他打量着镜子里的自己,依旧高大健壮,简简单单的短袖长裤也被他穿的帅气潇洒,一头半长的金发在脑后扎成一个小团子,让他看起来像商场里那些巨大的毛绒抱偶,让姑娘们移不开目光。

 

十年前他好像也是这样,那时候他还是大学篮球队队长,穿着宽松的球衣和短裤,一个扣篮激起一片掌声和呼哨。这还不是比赛,只是体育课上随便玩玩。他挂在篮筐上晃了晃落到地上,笑容满面的和队友击掌,剧烈的心跳和篮球拍在地上一样扑通扑通直响。他接过拉拉队员递来的矿泉水,大半瓶淋到头上。那真痛快,沾着水的金发在太阳底下闪闪发光,水珠顺着流畅的肌肉线条落到地上,围观的女生们脸红了眼睛却发亮。

可惜他已经不是单身了。

远远看到恋人朝运动场走来,跟他完全不同,像晒蔫了的植物,忍受着刺眼的夏日阳光眯着眼。他冲他挥手,黑发男生只是歪了歪头作为回应。

“诶,‘嫂子’又来啦。”队友打趣道。Thor拍了下他的头。Loki不喜欢这样的称呼,虽然Thor喜欢听。Loki比Thor小一岁但跳了两级,已经大三了。他喜欢被叫“学长”,“Mr.劳菲森”,“主席”……等等一系列尊称。熟悉的人可以叫他名字,不过篮球队队员不在此列。

“你应该叫我学长。”已经走到他们面前的Loki站在Thor挡出来的阴影里,微昂着头看着比他高的队员。“你再那样叫,我保证你这个学期社会实践不合格。”

另一个队员抱着篮球凑过来,“哟,学长还可以改成绩呐?帮我们改改呗?”

“如果你们这个月都管Thor叫嫂子,也许我可以考虑考虑。”

“Loki——”Thor笑着拖长了声音叫他,从背后抱住他。Loki忍了两秒,把浑身是汗的Thor甩开了。

 

篮球从衣柜角落里滚出来,因为漏气已经瘪了一半。Thor拾起它,上面好像还残留着十年前的汗水,阳光,笑声和活力。

他叹息一声,把球塞回角落。

 

Loki大四的时候他大三,分别忙于实习与课程。不过他偶尔还会去打打篮球,Loki已经推掉了所有学生会工作,焦头烂额于毕业设计,整天埋头于画室,一周都见不了一面。

幸好他们的寝室在同一幢楼里,门禁后Thor就带着夜宵去找他。Loki本来有个室友,不过大三的时候就出国了。现在他一个人住,另一张床上堆满了杂物。

Thor轻轻关上门,把粥递给他。不用问就知道Loki又没吃晚饭,多半是从早上八点一直呆到晚上十点,中间顶多吃了点面包。Loki二话不说接过就开始吃,Thor坐在一旁,默默的看着他。

“你没必要这么拼的。”毕业的人很多,最后一年拼一下希望有个好看的成绩单的人也不少,唯独Loki看上去要把自己逼死。Thor知道他是单身家庭,劳菲独自把他带大,几乎是看到他走进大学就去世了。要一个人在社会闯荡,又没有背景,想有一个足够好的起点确实可以理解。但他也不能在毕业前就把自己累死啊。何况还有我呢——Thor信心满满的想,他家也算小富了,他带Loki回过家,父亲看上去还是不能接受儿子出柜的事实,但母亲对这个小男友是实打实的喜欢。

“你已经很优秀了,稍微努力一下,就可以比很多人都过的好了。”Thor摸着他的后颈,低声安抚。

Loki看了他一眼,那甚至有些绝望。他看上去想说什么,最后还是忍住了。

 

Thor把自己简单的收拾了一下,对着洗手间的镜子露出一个笑容。

失望的摇摇头。

要说这些年来,他也经历了一些风浪。创业,失败,恋爱,分手。最后他决定回到学校做老师。十岁的年龄差不算大,下了课他也能和学生们玩在一起,篮球野餐聚会。蓬勃年轻的朝气很有感染力,似乎让他停留在时间之外,依旧是那个还没毕业的受欢迎的球队队长。

但是笑容不一样了。

他没法再露出那种纯粹到充满感染力的笑容,装也装不出来。

聚会七点开始,他看了眼表,已经五点半了。外面传来淅淅沥沥的雨声。

他套上一件外套。

 

下学期期中之前,Thor努力了一把,也取得了不错的成绩。

同时他带的球队赢得了市冠军,Loki的毕设接近尾声,也多出时间来和他相处。

Thor满心喜悦,考完试后又放松,计划着出去旅游。Loki躺在他大腿上享受他的按摩,非常舒服,差点要睡着了。

“……你想去看景色还是去迪斯尼?”Thor啰啰嗦嗦的,“谈恋爱还是去游乐场比较好吧?我可以给你买棉花糖……”

“我可以糊你一脸棉花糖。”Loki眼睛都懒得睁开。

Thor哈哈大笑,“负责给我舔干净吗?”

“……”

“到底要去哪?你别睡啊。”

Thor拍拍他的脸,Loki拿着他的手放回原位,示意他继续按摩。“随便。”

“或者去看海?我们可以多请几天假,去远一点,甚至去欧洲,你们艺术生应该喜欢吧……”

半天没有回应,Loki的呼吸已经绵长又均匀,他真的睡着了。

Thor看着恋人恬静的睡颜,忍不住低下头吻了吻他的额头。

 

刚坐上车电话就打进来,Sif的来电。

“出门了吗?”

Thor插进钥匙点火,“马上。要我带你吗?”

“来吧,我刚下班。”女性的声音还带着点喘息,Sif毕业后去当健身教练了。“我要去买一箱啤酒。”

Thor笑了。上次他们几位旧友聚餐,Fandarl开玩笑说Sif太强悍了,没人敢和她谈恋爱。最后他们打赌,要是三个月内Sif找到了,Fandarl就要喝一箱啤酒。

“喔,我是不是还要带点药过去?或者直接叫救护车?”

“随便。”Sif轻笑一声,“他自作自受。”

“所以你找到男朋友了?什么时候带来给我们看看?”

“今天她回去的。是女朋友。”

“……呃。”Thor想果然还是没男人敢招惹她。“挺好的。”

“对了,”突然想到了什么,Sif的声音有点犹豫。“你知道今天都有谁要来吗?”

“还能有谁?每年不都只能来差不多一半……”他忽然停住了。“……你是说……”

“嗯。”

Thor沉默了。

“他以前都不来的。”最后他说。

 

最终选定了一个北欧小国。

这是个寒冷的国家,两个人穿得厚厚的牵着手,冷的恨不得黏在一起。好不容易找到一个在营业的咖啡馆,两个人连忙钻进去。

室内氤氲着暖气与咖啡因的味道,让冰凉的四肢开始回暖。Loki一边啜饮咖啡一边看着窗外,隔着厚厚的雪霜,也看不到什么。

Thor靠过来。“还冷吗?”

Loki摇头。咖啡简直烫手。Thor的呼吸打到他脸上,离的太近,也很热。

“等会儿我们去泡温泉吧。我好冷。”

那点心思太好猜了。Loki默默看他一眼。“两人间吗?”

“……好呀!”

然后他们去了温泉。现在是旅游淡季游客不多。正处于极昼时期,天空与泉水映照着蓝色。Thor忍不住开始动手动脚。Loki很主动的回应,两人很快就粘腻的喘|息起来。

结束后Thor把Loki揽在怀里,让他靠在自己肩膀上,替他揉捏大腿。

“说起来,你工作找的怎样了,要我帮忙吗?我妈认识几个大学的艺术老师……”

原本昏昏欲睡的Loki瞬间清醒了。他沉默着直到Thor开始追问。

“Thor,”他的声音冷静的像远方的冰雪,“我要出国。”

 

Sif搬着一箱啤酒在路边等车。Thor来的很快,也很沉默。Sif看着他失去笑容的样子,叹气。

她把Thor从驾驶座上拉下来。“你坐旁边去吧,我来开车。”

Thor一言不发的坐到副驾驶上,回身去拿后座的啤酒。Sif无奈的制止了他。

“还在车上哎。你要喝醉了去见他吗?”

Thor默不作声的拉开拉罐,Sif只好把车停在路边。

“如果你醉了,我还得把你送回去。”

Thor低着头,半晌露出一个勉强的笑。

“我不喝了,走吧。”

 

温泉之后的两天里,每当Thor又提起出国的事,Loki都会用吻堵住他的嘴。要是在旅馆里,他就开始撩拨,直到最后两人都忍不住滚到床上。对于年轻气盛的青年来说,性|爱确实非常美妙,但当一天好几次,两人都还心思百转时,Thor总觉得痛苦。他把这种痛苦发泄在亲吻与爱抚中,力度大的像要捏碎身下人。Loki咬着他的肩膀承受着,回以同等的疼痛。

“为什么要出国?”情|欲也没能搅乱他的大脑,他下半身还在剧烈冲撞着,像是要从Loki的身体里逼出回答。“跟我在一起不好吗?”

Loki流着泪,只能发出破碎的呻|吟。他的体力比不上Thor,现在只能全身瘫软的任他动作。Thor加快速度,最后全部射在他体内。

“回答我!”

“……没有不好。”Loki的声音尚还带着性|爱后的沙哑,疲惫的闭着眼。“这两件事没有关系。”

Thor掐着他的下巴强迫他面向自己,Loki平静的与他对视,看的他从心底开始发冷。如果Loki发怒,或者逃避,也许他还可以挽留。但当Loki毫无保留的坦然,他意识到没人能改变他的决定。

“我不明白。如果你希望得到一个好的工作,我也可以帮你——”

“那不够。”Loki捧着他的脸,近乎怜悯。“远远不够。”

两天后他们返校,Loki又一头扎进毕设,似乎忙的连消息都没时间回复。几周之后Thor突然意识到,Loki抛弃了他。他不怀疑他们过去的爱,但Loki确实做得出这样的干脆。

他们最后一次见面是在毕业晚会上,Loki作为艺术系优秀学生代表讲话。Thor在下面远远的看着他,感觉有什么东西轻飘飘的飞起来,从他心里离开了。

从那以后,他们断了联系,再也没见过面。

 

……直到现在。

聚会的房间里已经来了不少人,当初的同学们如今大都事业有成。有的人挽着伴侣,三三两两的聚在一起谈话。Fandarl看见Sif豪气的扛进来那箱啤酒,眼睛都瞪大了。

“哦,天呐。哪位勇士献身于你?也许我该去给他献一束花。”

Sif给了他一个警告的眼神。“想都别想。你去给那些还单身的女孩献花就够了。”

“女孩???”Sif没有回答他就走开了,Fandarl在困惑中看到Thor。“她说女孩?”

Thor点头。“就是你想的那个意思。”

“呃……好吧。其实她找女朋友的消息没有当初你和Loki来的震撼。”Fandarl递给他一杯酒,“你知道他今天来了吗?哈,带着他的女朋友。”

Thor猛地转头看向Fandarl示意的地方。十年后的Loki比之十年前气质更为优雅,穿着笔挺的西装陪在女伴身边,同时与其他女性以一种毫不越界的温柔交谈。Thor几乎无法移开目光,好一会儿才去打量那位女伴。她一头波浪般的棕发披散在肩膀上,简单的休闲装也掩不住她的聪慧,站在Loki旁边显得格外娇小。同学聚会上出现的陌生人无疑都是家属,Thor想靠近Loki,但下意识排斥那位女性。

然后他看到Sif走过去。

Sif什么时候和Loki关系好了?

Sif和Loki的女伴拥抱了一下,低声说了几句,两人都笑了。她们牵着手走到Thor和Fandarl面前。

“Jane·Forst。天体物理学家,来报我的健身班认识的。”

Fandarl忙着献殷勤,被Sif恶狠狠的挡开了。他们都无意或有意忽略了Thor,Thor抬头望过去。

隔着半个大厅,Loki冲他举起酒杯,远远的微笑着。

评论(8)

热度(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