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ly

锤基洁癖

8.26

索尔终于捉到了那个小偷——他听到院子里的动静便一跃而起,利落的把网兜拖了回来。

被困在网兜里的生物狂躁的冲他低吼,撕扯着结实的绳子,看着它尖利的牙齿索尔庆幸自己用的是最粗的绳子,既便如此绳子还是有些被扯开了,盗窃者的目光对上了他,莹绿如野狼的眼睛瞬间如同野火般燃烧起来,索尔毫不怀疑如果它是自由的,自己现在已经成了散落一地的残肢。

索尔把绳子勒紧直到那生物蜷缩着动弹不得才小心翼翼的蹲到它面前,散乱卷曲的黑发中露出一双尖尖的耳朵,索尔手伸过去时耳朵一惊,紧紧伏贴在脑袋上,绿色的眼睛也闭上了,猎物在猎人的手下瑟瑟发抖,连呼吸都压的悄无声息。索尔仔细看了看,看到了一张人类的脸,顺着肩膀往下抚摸,手臂,腰臀和大腿一应俱全。

索尔眨了眨眼,他知道这里流传着狼人的传说,但没想到是真的。眼前的生物虽然裹着兽皮但似乎很怕火,蜡烛靠近时热度辐射到他脸上,他脸色都变了。

“火……”他哆嗦的唇间吐出并不标准的发音,不过索尔还是听懂了。“不,不要火……”

索尔连人带网的抱着这一大团进到屋里,四下看了看放到床上。他从网格里抓出狼人的手,皮肤透着不见光的苍白,比自己的小一些,因为瘦而骨节分明,指缝里还残留着点血迹,索尔很肯定那属于自己猎到的,然后被这家伙偷走的兔子。

他一松开力道,那只手瞬间缩了回去,躲在兽皮后面。另一只手怎么也抓不出来了,狼人以一个别扭的姿势把自己的双手藏在怀里,往床边蹭过去。

索尔抓着绳子把他拖了回来,盯着那张掩藏在乱发后的脸不知道该怎么办。如果是条野狼,他现在已经开始剥狼皮了,但却是个狼人。他不能把他带进人类社会,也不能一点教训都不给的就这样放回去。

思考无果,最终他把网兜松了松,把狼人扔到地下室里打算明天再处理。


一夜的寒冷与黑暗似乎把狼人折磨的虚弱不堪,缩在地面一动不动,索尔蹲下身去探他的鼻息,手还没伸出去就被撞倒,狼人尽力伸展着身体,手指穿过网兜死死的抓着他的肩膀,低头隔着绳子去咬他的喉咙。

索尔反应迅速一脚把他踹开,撞在墙面发出极响的一声,撞的狼人一下子动弹不得,低低的喘着气。索尔缓过神来,幸好穿着结实的皮革才没有被抓破皮,只留下了深深的抓痕。他走过去时狼人勉强睁开了眼睛,眼球一动不动,又怒又怕的瞪着他。

索尔蹲在离他一步远的地方,一字一顿缓慢的说:“不准咬我。”

狼人凶恶的露出他的獠牙,索尔指着墙上的工具:“否则,我就拔掉你的牙。”

看对方的神情明显不懂,索尔给他演示如何用钳子夹断鹿的骨骼,然后指了指他的獠牙。狼人迅速抿紧唇,又用手捂住嘴。索尔差点笑起来,他又指了指狼人的腿,狼人迅速抱住自己的小腿,威胁的露出獠牙,愣了一下惊恐地捂住了。

索尔笑出声了。狼人疑惑的盯着他看了一会儿,似乎反应过来,慢慢的松开手。他感觉自己被嘲笑了,恼怒的把脸藏在手臂后面,从缝隙里盯着大笑的男人。

索尔伸手去拉:“躲什么。”他刚握住狼人的手臂便传来一阵尖锐的疼痛,狼人的动作又快又狠,一把挠破了他的皮肤,指缝里沾着刮下来血。他饥饿的舔掉这味道,手指含在嘴里不肯吐出来。

作为一个狼人,他绝对不合格。他太瘦弱了,即使在月圆之夜变身也瘦巴巴的。他比同类聪明,但聪明不足以弥补他的缺陷——他甚至没法隐藏自己的耳朵。当别的狼人以正常的人类形态进入人类社会时,他只能躲在树林里面,跟在人类身后,勉强学习他们的语言。

作为群居动物,一条瘦弱的独狼捕猎的成功率惨不忍睹,当大雪封山之后,饿疯了的他终于把目标对准森林里为数不多的人类。索尔用来度假的猎人小屋里满是食物的香气,更别提热腾腾的血腥味,几次盗窃成功后他越来越大胆,最终被陷阱捉住了。

他这次来之前已经饿了几天了。他着迷的吮吸着血的味道,胃在刺激下抽搐起来。他不愿意饿着肚子死,但既然挣不脱结实的陷阱,他也只能尝尝这点血了。

半小时后索尔回来时手背上贴着胶布,伤口也消过了毒,他不知道这头一天到晚在森林里活动的狼人是否带着病毒。他现在睡着了,身体放松下来,能看出明显的消瘦。撞到的背后从破裂兽皮的缝隙间露出青紫,他的手指被自己舔的干干净净,还不舍的含在唇间。索尔盯着他看了一会儿,用脚尖踢醒了他。

“看,”他晃了晃拎在手上的鹿肉,狼人的眼睛瞬间亮了起来。“你的名字。”

狼人的嘴唇蠕动了几下,生涩的说:“洛……洛基。”

索尔点点头,割下一小块扔给他,洛基猛的扑了上去,很快就只剩下急切的吞咽声。索尔坐到一旁的椅子上。

“年龄?”

“……”

“年龄?”索尔又问了一遍,洛基点点头又摇摇头,看来他不知道自己多大。

“性别……哦这个不算——”

但洛基已经抢着回答了,急切的盯着他的动作,索尔只好又切下一块扔过去,看着肉块迅速消失在染血的嘴唇间。

一问一答间鹿肉很快吃完了。索尔站起身,洛基失望的看着他空空如也的双手,把自己缩到墙边去。背后略微肿起来的地方让他颤抖了一下,索尔握着割肉的刀警告他不要攻击自己,小心的掀开了背后的兽皮。

然而苍白的皮肤上不止有撞击后的青紫,还有几道发炎肿起的伤口,被索尔碰到时洛基绷紧身体轻微抖动。索尔从网孔里扯掉他上半身已经破碎的兽皮,露出瘦骨嶙峋的身体和或新或旧的伤痕,他捏着洛基的后颈示意他别乱动,洛基似乎觉得摸来摸去的手很痒,一个劲儿的想挣开。

索尔松开手,尽管那几道伤口并不致命,但依旧触目惊心,发炎非常严重,肯定一阵阵的泛疼。他去房间里找了药膏抹到他背上,清凉舒缓的感觉让洛基舒服的放松下来,趴在冷硬的地上惬意的眯起眼睛,擦完药的时候他都快睡着了,对索尔的问话都只是迷迷糊糊的哼几声。

索尔只好自己帮他扯掉下半身的兽皮,这家伙倒是有一双长腿。他又把他检查了一遍,确认全身没有其他严重的伤口,才拿被子裹着他放到客房里。不过他依旧不敢放松,虽然网兜不勒的那么紧了能让他四肢伸展开来,但依旧逃不出来。

狼人对此似乎并不介意,索尔甚至怀疑如果自己一直提供食物,他会愿意待在网里面不出来。躲在被子底下的狼人很自觉得把自己裹紧了,柔软的触感让他舒服的放松下来。


第三天索尔进去的时候,洛基已经不会对他发狠了。虽然还有些紧张,但看到食物时洛基毫无敌意的睁着眼睛急切的看着他,脸都被绳子勒出印子。索尔故意放慢速度把肉切成块,装在碗里摆在床头。洛基闻得到吃不到,急躁的动个不停。

索尔指了指自己:“索尔。”

“索尔!”

洛基如愿以偿的得到了今天的第一份食物,嚼了几口就吞下肚。今天的味道似乎不大一样,不过他已经饿极了,顾不得那么多。

索尔拿起第二块肉,“我叫什么?”

洛基犹豫着思考了一会儿:“……索尔?”

作为奖励,索尔递给他一块比较大的。洛基吃完后意犹未尽的舔了舔唇,他吃到了肉又休息了一晚上,身体有所恢复,现在盯着碗蠢蠢欲动起来,不再满足于被一块一块的投喂。趁着索尔起身出去了一会儿,他蹭到床边,对着碗舔了圈唇,手指从网格里伸出去。

门突然开了,洛基浑身一僵,用身体挡着手指,悄悄的送到嘴里埋着头拼命的嚼,指望在索尔过来之前吞下去。索尔站在床尾看着他头发也遮掩不了的动作,笑了一声。洛基缓缓的转过头来,见他没生气,又默默地蹭回了床中间。

索尔晃了晃手上的熏肉,他不确定这个狼人是否会喜欢处理过后的肉类。他递到洛基面前,洛基抽着鼻子闻了几下,拒绝的转开头。索尔追着递过去,洛基干脆把脸埋到怀里。

“我没有那么多生肉喂你。”索尔走到床头,不过离开几分钟,碗里的肉已经下去一层了。洛基还很挑,消失的尽是无骨大块的瘦肉。

“你要么吃这个,要么明天就离开。”

索尔把熏肉放到他旁边,留给他选择的时间,坐到一边开始写信。这里没有信号塔,只能靠书信与外界交流,邮递员也是半个月路过一次。写了大半张纸,一边传来摩擦的声音,洛基咬着撕碎了的熏肉,怀疑又小心翼翼的尝了一口。

对一只习惯了生血肉的狼人来说,熏烤的味道实在太奇怪了。他皱着眉强迫自己为了更多的食物继续吞咽,并努力不要显得太嫌弃。索尔放下笔走过来看他,洛基看他一眼,继续往嘴里塞。

索尔盯着他看了一会儿,小心翼翼的伸出手,时刻警惕着狼人可能的出击。这一次他成功的把手放到了狼人脸上,狼人对于他的接触只是抬了下眼睛,然后掸了掸床面的碎屑。他终于吃完了这种奇怪的肉,不习惯嘴里的味道,索尔把水递给他,并不舒展的缩在网里,喝水时从嘴角流下来不少,索尔自然而然的伸手替他擦去了,把水杯放回去时才发觉这实际上是个冒险的举动。

水把嘴里的味道洗去不少,洛基的心思又活络起来,殷切的等着索尔给自己进食的许可,但好一会儿过去了,索尔只是坐会桌前,继续写他的信。他见过纸和笔,在稍微社会化的森林狼人种群中,首领会收到来自人类社会狼人的信件,那往往意为着危险的来临,预告又有猎人来狩猎他们。洛基猜索尔可能在通知其他猎人,并没有自信能一个人杀了自己。

虽然面对着桌面,实际上索尔已经忍不住从眼角瞟过去好几次,看着洛基一会儿咬指甲一会皱眉头,不知道在思考什么,唯一确定的是他的眼神几乎没从碗里移开过,索尔觉得他该吃饱了,但这家伙大概只要有进食的机会就能一直吃下去。他放下笔,叫他的名字。

他叫了几声,洛基才迟钝的反应过来,眼神从碗上移开。索尔指了指碗,问:“你还要吗?”

洛基连忙点头,讨好的叫他:“索尔,索尔。”

他的语气太谄媚了,索尔忍不住笑出来,笑声让狼人很困惑,畏缩着不敢再发声。索尔从柜子里摸索出一个皮圈,穿过网格给戴在洛基脖子上。

“我现在放你出来,你别想着逃跑。”索尔一字一顿的警告他,把皮圈上的细铁链连在床头。“你不能光吃我的东西,也得做点事。”

终于从绳网里解脱出来,洛基尽情的伸展四肢,活动缩了太久的关节,像只真正的狼一样伸长手臂和腰,同时让屁股翘了起来。他浑身都很瘦,只有屁股圆润一些,索尔默默移开目光继续写信,这时洛基已经坐了起来摸索着自己,似乎是在检查伤口。几天之前正是月圆夜,他不幸和几只正处于狂躁时期的健壮狼人碰面,被驱逐时身上留下了好几道伤口,这会儿已经结了痂,碰上去痒痒的。他似乎不知道不应该挠,一不小心就挠破了。

索尔盯着他看了一会儿,把药膏扔了过去。洛基盯着眼前的铝管有些困惑,拿在手里翻来覆去的看不知道怎么打开,索尔只好去帮他,但洛基动作更快——他用力的咬了一口。

“呕——”

药抹在身上很清凉但味道实在恶心,洛基恼怒的把裂开的铝管扔的远远地,呼哧呼哧的生气吐口水。索尔无奈的捡起来,已经有少量软膏从犬牙刺破的小洞里被挤了出来。

“洛基,别闹,”索尔走过去,洛基瞪着他手上的恶心玩意儿,不悦的转开头,“趴下,我给你擦药。”

“……不。”洛基艰难的发出一个音节。索尔笑了笑,坐到床边谨慎的伸出手。洛基紧紧的盯着他的动作,随着索尔的靠近浑身逐渐紧绷,当手指落到他肩膀上时,索尔几乎听到了狼人剧烈的心跳,砰咚砰咚的要撞破胸口,瞳孔也放大颤抖着。洛基非常紧张恐惧,手指颤动着几乎要伸出爪子。但索尔的动作非常轻柔,没有丝毫威胁,温暖的手掌覆盖了骨骼瘦削的肩头。索尔没有继续动作,等待着洛基适应自己。

洛基僵硬的身体终于开始放松,眨了下眼偏过头看向索尔。他的双手握着脚踝,上半身轻轻晃动,索尔不知道他究竟是想甩开自己的手还是蹭自己的手心。他决定冒一下险——上了膛的手枪在他另一侧的腰带上——搭在狼人肩头的手缓缓上移,最终搭在了他的后颈上。

“还好吗?”索尔低声询问,手指磨蹭着后颈的骨节。洛基发出类似咕噜咕噜的声音,垂下眼,耳朵的耷拉在两边。他彻底放松的样子让索尔敢于再靠近一点,另一只手犹豫着,小心的去触碰狼人的脸颊——

“操!”

索尔低吼一声,整个人向后一跃。洛基突然咬住他的手,威胁的眯起眼睛。索尔懊恼自己被对方放松的态度迷惑了,说到底它是个狼人,不可能真正的和人类一样。但手上并没有传来剧痛,狼人只是警告,没有用犬齿用力咬,并且松开口后又开始吐口水。

他手上在刚刚捡药膏的时候沾了一些。洛基又一次尝到讨厌的味道,摇头晃脑的连带着铁链也哗啦作响。他抱着空碗舔,想用那一点肉味驱散嘴里的药膏味。索尔擦掉手上的口水,看着这条又凶狠又瘦削的狼人,对方正从碗里抬起头来,绿莹莹的眼睛里狡黠一闪而过,露出一副无辜的样子,把碗递给索尔。

“没有了。”索尔盯着他的眼睛,一字一顿的说。“趴下,我给你擦药。”

洛基转了转眼珠,显然并不满意这个答案。他把碗抱回怀里,在索尔想让他趴下时左躲右闪坚决不配合。“肉。”他模糊的说,指着现在已经属于他的碗。“趴下,肉。”

“我给你擦药是为你好!”

但洛基一脸没懂,依旧坚持自己的要求。索尔看他背上的伤口,其实不擦药也不会恶化,但他并不想错过这个熟悉狼人的机会。洛基似乎看出了他的犹豫,愉快的笑了起来。

“……好吧。但不会给你一碗了。”索尔拿过他的碗比划,“只能是一点零食,你要趴下,我给你擦药。”

索尔不确定洛基能听懂复杂的量词,但洛基连连点头,声音里带着笑意的叫了一声索尔。索尔无可奈何的叹了口气,去厨房装了小半碗带血骨头给他。

接下来的时间,索尔擦药,而洛基就忙着趴在床上啃骨头,投入的甚至不在意索尔的动作。有几次索尔觉得他应该感觉到痛了,但洛基只是缩了下肩膀,连头都不回。索尔仔仔细细把背后的伤口涂抹检查了一遍,洛基也仔仔细细的把骨头都嚼碎了。

“好了。”索尔拧上盖子起身,捏了捏狼人的后颈。洛基立刻就翻了个身,背后黏腻的感觉不是很舒服,他想把那些玩意儿蹭到被单上。索尔无话可说,这半夜算白忙活了。但洛基看到他的表情立刻又乖乖的趴着了,虽然还是不舒服的哼哼几声。

这狼人比想象中的要聪明。索尔关掉灯,黑暗里狼人的眼睛亮的像小灯泡,轻微晃动着看着他。索尔拿开床上的碗,语气像哄小孩:“好了,睡觉了,别把吃的弄到床上。”

绿眼睛闪烁了一下,转向窗外,几秒种后消失了。狼人趴着闭上了眼,耳朵旋转着捕捉四面八方的声音。索尔忍不住摸了一把他的黑发,狼人睁开眼看了下他,又闭上了。

索尔觉得快要把他当人类看待了。“晚安,洛基。”

洛基嘴唇动了几下,没学会那句“晚安”。不过他清晰的发出一声“索尔”,然后满意的甩了甩耳朵。


几天之后靠着强韧的生命力,洛基已经恢复了七八成,再拴在床上就显得很不人道了。索尔让他在房间里活动,玩一玩积木皮球什么的。

洛基的新鲜感维持了半个小时,就彻底推到了积木,把皮球扔出窗外。他无聊的蹲在窗台上往下探,似乎是在观察自己跳下去安不安全,索尔连忙把他拉回来锁上窗子,洛基盯着他持续表达自己的不满,并在索尔关门离开后挠着墙发出尖利的声音,直到索尔被吵的冲进来,暴躁的不行。

“索尔,”现在洛基已经能很熟练的说这两个音节,坐在地上仰视着他暂时的饲主(如果他有这个概念),看看窗外又看看他,“索尔!”

他的意思很明显了,但索尔不敢把他放出去,很可能他离开了就不回来了。尽管森林才属于他,但努力一把也可能把这个狼人带入人类社会。只是索尔不知道哪种对洛基来说才更好。

“索!尔!”洛基又急切的叫他,他的意思再清楚不过了,为什么索尔一点反应都没有?他悄悄的往门口蹭去,想趁其不备溜走。索尔比他反应更快,一把推上门:“你出去干什么?”

洛基心急的眨着眼,努力搜索着人类词汇。“出去,嗯……外面。”

“去干什么?”

“嗯,嗯,”洛基苦恼的不知道如何表达,“鹿。”

“你饿了?”

洛基摇摇头,他这几天都吃得很饱,但他也知道储存食物的重要性,索尔有个房间专门用来放吃的,他吃掉不少,现在很担心明天没得吃了。但索尔没懂:“你不饿你要鹿干什么?”

“鹿,兔子。”

“你是要玩具吗?”索尔猜测着,指了指地上散乱的积木,“那里有。”

这交流太艰难了,洛基决定放弃。他闭上嘴坐到一边。索尔怎么问他都没反应,只好放弃离开。他刚拉开门,狼人风一样撞开他冲了出去。

他要走了。索尔心里泛出一股奇异的感觉,尽管知道这是必然的结局,但洛基这么急切的想走,还是让他有些难过。他看着空荡荡的房间叹了口气,转身去打扫一地杂物。然后他可以去喝点酒,再写信通知不用派人来了。

等到二十多分钟后他走进储藏室,里面正坐着一只眼睛发亮的狼人。洛基惊喜的看见这里的食物比他上次来之前还丰盛,多了不少他没见过的。既然索尔能吃他也能吃——他把所有新货都撕开包装,挖出一点放到碗里,挺大的一个碗已经堆的冒出尖了。有的好吃有的不好吃,好吃的放一边,不好吃的放另一边。

索尔站在门口,心里百感交集。洛基冲他笑,没有离开,这挺让人高兴的;但所有吃的,都被拆开,就保存不了几天了。

他还要在这里住半个月啊。

一个没注意,洛基就搜到了他的酒。狼人对着酒瓶束手无策,递给索尔寻求他的帮忙。索尔撬开盖子,狠狠的喝了一大口,“这个你不能喝,嗝。”

还有这么多其他食物,洛基宽容的放过了他。他现在面对的是一屋子的宝藏,最重要的问题是如何才能在这里留下来。

玩玩还行,谁会蠢到抛弃安逸的生活返回颠沛流离的森林求生?

谁去谁傻逼。


索尔决定教洛基语言。洛基本来就有一点基础,学起来也很快。不过洛基学到的越多,索尔就越难对他下命令,他总能把意思扭曲到对自己有利的一面,主要是食物,食物,和食物。

并且他不喜欢穿人类衣服。

一个壮汉追着一个裸男跑来跑去,索尔必须庆幸这是在无人的森林里。洛基能接受兽皮,大概他觉得棉布制品太脆弱又不保暖,还把它们撕成碎条铺在床上。那都是索尔的衣服,不可能全给他撕了,他撕了第四件的时候索尔决定先放弃,等两人能顺利交流了再给他讲道理。

洛基正在他的要求下学习。越是深入了解索尔越是惊叹于他的聪慧,难怪他瘦削却能健康长大,很多字词他听得懂只是很少说话所以不会发音。

索尔好奇起来:“我之前说的话你都听得懂?”

洛基想了想,不确定的点点头又摇头。狼人的口音和正常人类的口音有差距,有时他只能捕捉到几个词来猜意思。

对于文字洛基则很不熟悉,但意外的他喜欢阅读,会让索尔念给他听。以此为交换,索尔让他进厨房帮忙,洛基不得不靠近他厌恶恐惧的火焰,并尽力克服这种心态。

一个融入人类社会的狼人不应该怕火,那会让他们迅速暴露身份——索尔已经决定带洛基离开这里了,洛基也没表现出不愉快。他尽力离灶台远一点,一边切肉一边往嘴里塞,眼角还瞟着索尔的动静。

索尔不回头都能猜到他在干嘛:“你再偷吃,等会儿餐桌上不准吃肉。”

“不。”

“你说了没用。”

“没偷吃。”洛基说的义正言辞,“你在旁边,没偷吃。”

“……”索尔往锅里倒油,炸开的声音吓了洛基一跳。洛基还不熟悉长句子,短句的意思模糊不清。索然懒得和他纠缠:“把肉给我。”

端到手里的分量几乎轻了一半,索尔把肉下锅,他有的是办法让洛基晚饭吃不到。

他加了点辣椒,洛基就对这盘肉敬而远之了。索尔得意的看着洛基只吃一点素菜,一边吃一边咕哝着不知道什么。

“嘿,你说什么呢?”

洛基放下碗,严肃的瞪着他。

“蠢货,白痴,笨蛋。”

然后他转身就跑了,留下索尔茫然的面对一桌菜,思考:“他从哪里学来的?”


索尔把度假时间延长了一周,但二十天后他还是得离开了。这段日子里洛基的语言能力已经和一般人差不多了,一些生活习惯也算勉强过关。只是直到最后一天他才终于穿上衣服,不情不愿的扯着袖子领口。

“索尔,我讨厌这个。”他皱皱鼻子,非常嫌弃:“呕。”

“……你是嫌我的衣服臭吗。”

“不。但味道很奇怪。”他不喜欢人类香料的味道,洗浴也只愿意用清水,索尔没能说服他用洗发水,剪短了他的乱发才终于梳整齐。他趁着索尔打包行李时离开了,回来时身上沾染着厨房的味道:他把生肉在衣服上蹭了蹭。

“现在闻起来好一点。”

索尔重重的叹了口气,算了,就这样吧。

“我们走出去,大概一个半小时,然后有人来接我们。”

洛基点头,背上自己的包,里面都是他喜欢吃的,还有几本书。索尔背着其他东西,他们断水断电,关掉所有门窗,锁上大门。

突然洛基觉得有点忧伤,“还会回来吗?”

“当然了,”索尔摸摸他的耳朵,“有空就可以回来度假。”

“哦。”他跟在索尔身后慢吞吞的走,突然又停下脚步:“可是这里有很多吃的。”

“我们要去的地方吃的更多。”

“嗯……”

“等会儿把你的耳朵遮起来。”索尔递给他一件带兜帽的披风,“来接我们的是你的同类。但未免不会碰上普通人。”

洛基眼神警惕起来,对他来说,同类意味着争斗和大概率受伤。但索尔摸了摸他的后颈安慰他:“和你在森林里的同类不同,不会伤害你。”

“如果他袭击我们,你可以提前跑,我不会怪你,”洛基认真的说,“不过我跑得比你快。”

索尔失笑,不过他理解,洛基得花一段时间才能建立起信任关系,就像他们最初相遇那样。他点点头:“随你,只要你觉得合适。”

洛基嗯了一声,不再说话,默默的跟在他背后。狼人数次回首,逐渐远离自己的森林。索尔牵着他,踏上了会有车辆疾驰的危险马路。

那里已经停着一辆车在等他们。


END

评论(13)

热度(37)

  1. Superior Ironmanfly 转载了此文字
    好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