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ly

锤基定向洁癖

奴隶x买主,未完


洛基从奴隶市场带回来一个阿萨人,侍从们把笼子搬进来,摆在浴室里。

明亮的灯光下,洛基终于看清阿萨人有着一头脏污也掩盖不住的金发。他紧闭着眼睛躺在笼子中间,手耷拉在一边,洛基小心的摸了摸。

结实虬扎的肌肉,捏一捏还有些硬。尽管在奴隶市场待了一个多月,清醒时依旧看起来很可怕,眼神阴沉凶恶像饿了太久的野兽。大部分路过的人都会有意无意的绕开,洛基会买下他除了确实没得选之外,更多的是因为好奇。

虽然是约顿国王的儿子,但他太过瘦小几乎毫无战斗力,大部分时候都处于被忽视的状态,该有的不会少,但多余的是一点没有。他没有参与过议政,更别提外交,所以他不知道宇宙中其他种族是怎样的,包...

2.13

我又来OOC了——~~~

在第若干次邪神从雷神身边逃开后,复仇者们已经懒得去提高戒备等级了。他们现在倒是困扰于索尔紧紧抱着的一团衣服,衣服里探出一只鼻尖还沾着泥水的黑猫头,目光炯炯的打量周围。索尔把它放到桌上,它看起来被泥水浸透了,打湿的尾巴又细又长,整个身子冷的发抖。
托尼用笔尖挠了挠下巴:“这是什么情况?”
索尔接过递来的毛巾,仔细的擦干了黑猫,严实的把它裹了起来。黑猫不情愿被限制行动,撑着爪子挣扎着要跑。没跑出几步,它被娜塔莎捏着后颈提到眼前,只能缩着四肢一动不动。
“索尔,我们没人会养猫。”布鲁斯想举手的时候被她用眼神示意回去了。“你最好把它送到救助机构去。”
索尔把猫从她手上抱回来,丝毫不...

1.1

(各位新年好啊!来发篇雷雷的,短短的,OOC的,没有肉的ABO…… )

索尔在山洞里捉住了他从战场上逃跑的弟弟。发情的味道太过浓郁,他甚至没必要刻意去寻找。

洛基隔着一个地下湖与他对峙,他看上去很紧张但并不慌乱,冰寒的水汽似乎降低了发情的热度,霜巨人的眼睛在黑暗中发亮,像狼一样。

索尔站到湖边,沉声说:“过来。”

洛基没有回答,只是往更黑暗的地方移动了几步,窸窸窣窣的碰掉了几块小石头。

索尔不耐烦的甩着锤子,他没有太多耐心去循循劝诱一个气味浓到近乎凝结的Omega。他们不是血亲,信息素对他的影响甚至因为一些怒气不减反增。如果他们不是当过一千多年的兄弟,他会在战场上就把这个公...

12.12

(600字)


洛基咬着牙承受着索尔的侵入。虽然他们的身体严丝合缝的嵌在了一起,但他还是觉得太深了。

索尔在他身下抱怨了一句:“弟弟你又重了……”

“闭嘴。”洛基没好气的呵斥了一句。他身体里现在全是冰凉的液体,并不好受。嵌在他体内的硬物使他丝毫无法动弹,脾气也暴躁起来。

“我他妈不是你弟弟。我们哪里有一点相似了?该死……”

索尔默不作声。洛基的身体总是凉凉的,他知道他不喜欢这个,但那又怎么样呢?反正最后结局都一样。

洛基骂骂咧咧了一会儿,声音小了下去,索尔嵌在他体内的硬物越来越热,让他从内而外不由自主的震颤起来,带了更多的摩擦。他的全身热气腾腾,水珠滴落到索尔身上。

“你哭了吗...

12.10

12.8的后续,不过没什么关系,就是一篇H

不过呢里面有用到一些仪器……提及的有玻璃管,移液管(),洗耳球(),试管,容量瓶()。洗耳球和移液管是同时用的,用来吸取和放出溶液

(为什么会写这么奇怪的play我也很迷茫,可能我就是个XX吧……

那么依旧各种雷,因为太奇怪了不知道怎么警告。所以就慎吧……嗯……

点击

12.8

(内容莫名其妙的一个短篇,开放性结局,现代叔侄AU,常见性OOC)


手机响起来的时候洛基还待在实验室里,半小时后他出来时才看到手机上十多个未接电话,是不认识的号码。他拨打回去,立刻就被接通了。

听筒里传来并不熟悉的声音:“洛基叔叔?”


洛基和他的侄子索尔并不熟,虽然只相差十岁,但几乎没见过面。早在十多年前洛基就和家里闹翻了自己跑出来生活,仅在新年的时候维持着礼貌的联系。索尔几岁的时候他们见过一两次,后来很多年他都待在国外,直到三年前才回来。在弗利嘉为他介绍之前他根本没意识到这个高大的金发男孩是那个曾经跌跌撞撞端着水杯给他结果泼到他衣服上的小崽子。

十多年后他和家...

11.9

(烂尾的一篇)


“巴德尔·奥丁森,你下课后留下来。”

收拾书包的响动中,同学们纷纷投去同情的目光。金发蓝眼的学生紧张的坐在座位上,教室里的人都走光后,他的选修课老师悄无声息的走了过来。

“劳菲森先生。”巴德尔小声叫了他一声,他眼前站着的男人也不过二十几岁,身形高挑瘦削看起来甚至撑不起那件风衣。他的皮肤很白,下巴尖尖的,莹绿的眼睛和浅色的薄唇让他看上去近乎温和的没有攻击性,一头黑发顺滑的梳到脑后,发尖随着他的动作在肩膀上晃动。他抬起手,指尖拎着巴德尔的作业本摇了摇。

“不合格,重做。”

他看着巴德尔痛苦的神情,愉悦的微笑起来。“我不管你的父母在不在你身边,我要的是你的...

11.4

“我真的没有准备糖啊,弟弟,”北欧神索尔高大的身躯别扭的缩在沙发角落里,为难的举起双手。“我真的不知道你会过异教的节日。”

而穿着巫师长袍的洛基一脚踩在地上另一只脚蹬在沙发上,弯着腰,气势汹汹的把索尔笼罩在自己身体的阴影里。他手上还拿着一只魔杖,骨质的,雕着骷髅头。

索尔咽了咽口水,不仅因为紧张。洛基抬腿高踩在沙发上的姿势让长袍的下摆滑落到大腿上,从他的角度能隐约看到更里面。

“真遗憾。”洛基威胁的眯起眼,冷笑一声。“我以为你有心和解。”毕竟恶作剧的节日是如此的适合恶作剧之神。

“是真的!”虽然相对于一般兄弟来说他们和解的程度有点过分了。

“那你的诚意呢?”洛基的腰弯的更低了,索尔不...

10.25

(一个很???的脑洞)

作为由死亡恒星核心反复锻造而成的神器,Mjolnir(以下简称M)因其强大的引力而存在扭曲时空的能力,再加上由矮人加持的魔法,理论上M能够通过高维空间在不同三维宇宙中穿梭。

虽然因其太过强大且独一无二而一直无法验证,但实际上确实如此。有时候,M在不被使用时会与其他宇宙的M聚集在一起,毕竟对于宇宙中其他的自我意识,它们只能聆听而无法交流,未免太过寂寞。

不同的宇宙有不同的过去与未来,有的M尚未被举起,有的M从未被带上战场,有的M不是被当做武器而是被当做圣物供奉在神殿中,甚至有的M都不是锤子的状态。

但它们在交流中发现有几件所有已知宇宙中迟早会发生的事,其中之一便是...